在皇家艺术学院二年级时因为跟系上提议,进而有了机会旁听并参与Design Interaction的课程,那次的Project是United Micro Kingdoms由随机的方式抽选英国的一个小镇,经过研究之后,根据小镇上的事实去延伸出自己体系的生活方式,货币,法律与交通工具等等。当时的系主任提出了一个想法,试管肉先从动物体内抽取干细胞,在放进试管或培养皿上让其分裂生长,最后产生肌肉组织。而如果能从明星的身上取得相同细胞,最终产生的试管肉,会是什麽样的形状,会在哪裡贩售?能不能在餐厅裡点取喜爱明星的试管肉品尝,以满足对她的崇拜,这样跨系的机会给了我很多不同的思考冲击,毕业展想创作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因此确定自己想用影片的媒介来传达对于这样世界的延伸。

 

在Idea尚未定型前,会与不同科系的同学们与导师讨论着,对于一个主题的看法与联想。渐渐地对于自己的idea会越来越确定或是完全瓦解,这样的过程对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建构再解构的过程裡会更清楚的明白,在思考面向上面少了什麽或是该放下些什麽。当mind map逐渐成型时,会藉由文字纪录有趣的科学研究或是画下最近想像到的画面来视觉化自己心中的想法。接着我会马上拍部很短的实验短片来测试,通常这样的过程来来回回之后,会发现故事世界观与角色,场景、道具设定的不完整性,并再这些地方加强。也发现一个人的力量要兼做编剧,导演,道具製作,勘景等等是很困难的。再者,有些画面的情境必须要众人才能完成,于是开始找到了很多愿意协助我的朋友们,才逐渐琢磨出更完整的面貌。在我一直以来的作品当中,很喜欢将自身的经验融入故事,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与我自身是十分紧密且赤裸的。

从过去作品通常会传达一件很绝对的看法到现在故事顷向留下open ending,也许对我自己本身说故事的态度该如何掌握也是一个对自己的修炼。

 

 

 

 

 

 

 

 

 

 

 

 

 

 

 

 

 

 

 

 

 

Female License / 女人执照


身体著作权的未确定前的实验短片,在任何职业都可以考取证照的社会里,考取了证照是否就证明自己拥有那个能力,那如果不是,证照的意义又何在。提出了一个机构让男人可以藉由考试考取女人证照,进而活在女性的体系裡,不用在社会上负起男性的责任。

 

 

BODY COPYRIGHT  I   身体著作权

 

Dolly是于1996年7月5日利用细胞核移植技术第一个被成功复制的哺乳类动物。自此打开了人类对于人工再造的想像,随着科技的发达,人类得以与大自然对抗,人们可以藉由后天的再造整形来改变自身样貌或性别,努力成为更理想中的人。以获取更完美的人际,工作,甚至爱情,而各大公司企业也藉由广告鼓励人们重塑自身样貌,使他们相信将会带来更美好的未来。

 

因此B/C公司推出了一项新的服务,让人们可以为自己的身体部位申请著作权,以防止不法人士抄袭或是盗用,并确保人与人之间的不同性,当申请通过之后,便会建立起注册着身体著作权的资料库。往后如有侵权着使用注册着的身体部位,将向使用者收取身体着作权税。申请者Matthias是位平凡的上班族,意外看到B/C公司刊登以可以开始提出申请身体著作权,便决定前往申请,期望藉由收取着作权税来改善自己的人生.......

Yuen Hsieh

身体著作权

 

1/4

拍摄花絮

1/4

身体著作权 第一版

 

身体著作权 部分未使用片段

 

1/3

对话Yuen Hsieh

 

无论:

“人体著作权”的前提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通过后天改造让自己变得更“美”,你怎么看这种被改造出来的“美”?
 

Yuen Hsieh:
今年暑假有一位来台湾玩的韩国友人这样对我说,在台湾电视上见到的艺人与路上的路人,两者间的差距是比较大的。相较之下在首尔电视上见到的艺人与路上的路人并无太多差异,我的解读是,虽然在韩国整形事件十分普及的事情, 因为整形的普及,让这个国家民族的形象往精緻化的方向前进。虽然这种美是经由设计或是后天改造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未来的的生活中,渐渐的人造会取代自然。
 

无论:
你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假设,某一天,或许我们可以出售自己的人体着作权给那些对你某一部分体貌特征有兴趣的人,从而获得盈利。这牵 扯到一系列复杂的伦理问题,其中也包括克隆技术之所以备受争议的原因。你所设想过的在您作品中可能会涉及的伦理问题有哪些?您的态度是?

 

Yuen Hsieh:
对于这样的议题,我抱持着开放的态度,这是一个提问,在这个许多事情都可以后天再造的世代中,如食物、天气、生命,以致于外在等等,在未来会带来什麽样的问题,然后当那个世代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之后,新的法规与价值观也将孕育而生,也会与现在社会的想法截然不同,例如有了人体著作权,也将会出现盗版产业的崛起,有了收取身体着作权税的公司,也将会出现收取高利贷的违法身体著作权税公司。
 

无论:
你整部短片的风格是冷静甚至冰冷的、无情的,让我想到了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步》,但很有意思的是其实这部短片是用了广告或者商业宣传片的形式,造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是怎么想到用这种广告片的形式去处理这个故事?
 

Yuen Hsieh:
在现在的社会中,其实广告是无所不在的,所有的事物也都习习相关就像个食物链,就好比艺人们必须贩卖自身隐私以获取更多关注,而狗仔队也因此有了题材来讨论他人以屡获观众的偷窥慾,想用广告片的型式表达这个世界裡供与须的必须性,以及人们早已习惯广告的无所不在这个事实,以致于任何产品都可以用来广告。
 

无论:
你是一路学习平面设计到研究生visual communication实际上也属于平面设计专业,是什么让你想要做艺术?
 

Yuen Hsieh:
其实当在念圣马丁时的确想要从事艺术,Matthew Barney、Christian Boltanski以及谢德庆等人深深影响着我的作品,作品中须加入自身的人生经验与过程,艺术中看见自己的人生,人生便是一场艺术,然而进入皇家艺术学院后并没有想过要从事艺术领域,现在只是想做让我觉得想一直做下去的事情,我期望自己能继续专心的拍更多的影片。

 

无论: 
你在读圣马丁之前的背景是什么?在哪里长大? 从圣马丁到皇家艺术学院,你在伦敦接受了很长时间的艺术教育和熏陶,从你个人经验的角度简单介绍一下英国的艺术教育吧。
 

Yuen Hsieh:
在还没有来到圣马丁以前,我在台湾只是个叛逆的的孩子。我在台中出生,也在台中长大,一路学习的过程中,似乎没有好好念书,但倒是体验了很多学习以外的事情,一直到我美工科高中毕业后,第一次去加拿大半工半读,体验到了在异地生活带来的挑战,也许是个性使然,想到了就要去做,就决定先当兵了。后来很顺利的考了雅思与圣马丁申请就开始了我在英国的学习,以我的例子来说,其实在台湾就算之前高中的专业是设计,因为自己的不认真,在学校裡台湾的教育体制讲求的事分数与成绩,必须学科与术科两着兼具才能考上理想的学校或获得面试,反观来到英国之后,因为只专注于术科,在于术科方面有了全方位的发展与长时间的投注,让艺术学生能有机会跟更有天赋的人合作与交流,也让我有了机会可以跟这些人交流与学习。
 
无论: 
看过你其他的作品,影像只是你众多表达方式的一种,你把自己定位为多媒介艺术家,聊聊你怎么看“媒介”本身,它对你来说重要吗?为什么?

 

Yuen Hsieh:
以前会很羡慕做产品的、做服装等等的人,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如其名做的是产品、做的是做服装,起初对自己的媒介一直很不能够自我认同,一直到了 12年暑假,回去台湾到了苗栗三义的山上当学徒去学了三个月的木工,那段期间对我来说就像是个修行,也好好问问自己到底想做什麽,一直一次意外下不小心用锯檯将手切伤才临时终止了这个修行,为期两个月又25天,修行同时,师傅们对我说了一个龟兔赛跑的故事,问我从龟兔赛跑这个故事中学习到了什麽? 我回答她告诉我们人不能怠惰人只要努力可以勤能补拙,他回答我如果你是只乌龟为什麽你要跟兔子比赛跑而不是比赛游泳? 这样的一个故事似乎点醒了我,每个领域跟专业都有自己的工具与媒介,但是什麽才是我最擅长的,与其一直挑战新事物,我为何不把时间投注在我擅长的上面,于是就算不会做木工,因为当你擅长用你的媒介说话时,当你的高度与使用其他媒介的人是相当的,你就可以跟你高度相当的人合作与对话。

 

无论: 

有没有影响你比较深的艺术家?

 

Yuen Hsieh:
其实影响我的艺术家不计其数,但是近期的有韩国导演奉俊昊、英国编剧Charlie Brooker、香港作词人林夕。

 

 

 

 

Yuen Hsieh

yuenhsieh.co.uk

 

英国中央圣马丁学士,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硕士。
作品曾受邀于V&A与British Film Institute英国电影协会播映。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