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Never Leave Parsons

 

 

 

“1977年:穿着喇叭裤的John Travolta因《周末夜狂热》而大放异彩, Diane Von Furstenberg的裹身裙风靡一时,朋克也已经成为潮流。纽约是毫无疑问的时尚中心 —— 而在创意方面:The New Museum开馆,Cindy Sherman开始创作她著名的Untitled Film Stills系列,并且,当然了:Parsons时装学院搬进了第七大道560号——纽约制衣区的心脏。”

—— The School of Fashion, Parsons

 

昨天回到Parsons中城的时装部老楼参加母校的搬迁告别party,整栋楼被贴上了You Never Leave Parsons的巨大红字,“悲壮”地宣告着Parsons此前在此37年历史的终止,也在亢奋地迎接此后的未来:即将搬去下城新建的The New School University Center。很难想象这座不起眼的正方形小楼在37年间竟成长为了一个区域的地标,从时代广场驶来的观光巴士每每路过,车上的导游都会拿着话筒对着一车游客解说:这就是… …  

 

这就是一段传奇,和纽约的其他传奇一同,构成了这个传奇的城市。而传奇对于个人来说其实是没有意义的,这栋辉煌的方盒子更多地留给我的是日常经验所组成的记忆,这些经验是普通并且琐碎的,与传奇无关。所以,当再次走进这座方盒子,在霓虹灯闪烁的宴会厅里举起酒杯时,心里泛起的是最平实的感觉:和一个熟悉的地方告别,而这种告别是并不伤感的,反而被华丽舒适的场地和酒水点心烘托地有些开心。宴会厅的人越来越多,也不断有人离开,我拿了几件纪念T恤之后,便也和朋友离开了。

 

据说当晚party结束后会有熄灯仪式,我没有看到,如果看到的话或许真的会伤感,就像在去之前我给朋友发的信息:要不要去一起见证一所名校的陨灭?

这当然是句玩笑话,希望Parsons越来越好。

 

撰稿:林海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