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害的剥夺和无奈的接受

《镇纸》展评,林延,否画廊

 

 

 

文/ Daniel Gauss, Jackie Zhu

翻译 / Jackie Zhu, Echo He

“否”在中文中有“拒绝”的意思。在新闻稿中,何雨和杨嘉茜提到她们创建公寓画廊,并选择“否”作为画廊名,是为了抵抗主流画廊单一运营模式和约定俗成的布展公式。从纽约大学艺术管理专业毕业后,她们将一间布鲁克林公寓的一部分转换成一个画廊空间,从去年开始已经展出了一些小而有意义,且符合当代性的艺术家个展。上周末,我们(Daniel Gauss和Jackie Zhu)参加了否画廊的茶会。在那我们遇见了很多艺术家和各种对画廊感兴趣的支持者。

 

那么,公寓画廊有什么更大的意义呢?这就像贵格会(译注:Quaker,基督教新教的一个派别)的做法一样,你并不需要去教堂来感受上帝。同样,你并不需要去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画廊空间,比如在切尔西和威廉姆斯堡的白盒子空间去体验好的艺术。此外,否画廊的策展重点显然并非在于展出有吸引力的,炫目的,“好卖”的作品。她们没有太多销售压力。因此,这里的作品非常具有实验性。

镇纸,林延,否画廊

2014.03.29

 

这是一个真正的运营方式转变,从面向艺术买家转而面向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这就像运营一家非营利性画廊,而省去了提交运营计划的麻烦。

 

去一间公寓——“家”而非画廊,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这里有一种更紧密的社区感,来这里欣赏艺术的人们更容易彼此熟悉起来。显然,这样的画廊创建人需要很熟悉艺术圈子,有很强的艺术鉴赏力来举办出彩的展览以吸引人流。

 

建立这种非传统的画廊也需要很强的交际手腕,策展人要像个热情的主人一样,提供美食美酒,让大家轻松参与聊天,使到来的客人们有家一样的感觉,而不是只让人潮涌入涌出。 否画廊显然很好的完成了这种挑战,还呈上了一些非常不错的作品。

画廊一角,否画廊

镇纸,林延,否画廊

在我们看的林延《镇纸》展览中,艺术家用宣纸创作了许多作品。这种特殊的纸是主要由桑树皮做成的,起源于公元100年左右。 宣纸比普通纸更软更通透。它是由树皮和稻草等混合物做成的,所以纸张表面能看到草梗,植物纤维的痕迹,这让宣纸作品有一种有机的自然气息。

 

根据中国传统哲学,世间万物都是阴阳相互作用的产物。所以水墨画传承了这种理念,只用墨来传达这种至简至纯的精神。有的时候墨线被很明显的勾勒出来,有时候墨线的边界又变的很模糊,融合到白色的纸张中去。这种黑白的互动的关系展示了阴阳在艺术层面的意义。所以在宣纸上作画,不仅仅是把东西的表象记录下来, 而是通过用墨在纸上表达内心的感受。

Could 云, 2014  水墨宣纸灯光装置 88x24x30 in. 否画廊

林延用一种更独特的方式将这种墨与纸的艺术呈现出来。如前文所说,墨象征着活跃的阳,而留白的空间则更像具有吸纳和包容气质的阴。但在她的作品里,墨代表的阳似乎并不愿意和留白的纸和谐互动——它毒化了,或者说污染了白色的宣纸。在茶会上,艺术家介绍说宣纸是中国农业社会的重要成果。这种纸,延伸来说,可以代表自然环境。而墨在这里更像乌云遮掩了或者说弄脏了纸,看起来很像现代化工业进程中的中国。“阴”——留白的纸,折射了自然孕育而生的绵长的中华文明,而阳则像经历了现代化工业化以及饱受污染的中国近现代史。我们很难看出和谐的黑白共存,更像是黑色包围并慢慢吞噬掉所剩无几的白色空间。在这里,与其说林延用宣纸创作,不如说她在通过损坏宣纸创作。这些能在作品“云”(Cloud)中很清晰地看出。这件根据否画廊空间特意创作的水墨宣纸装置就像一朵深色乌云。林延利用天花板上的管道,创作了这朵云,事实上是一大片被黑色墨水污染的纸团。

Air 室内, 2013  墨和宣纸 60x36 in. 否画廊

林延用黑色,灰色和白色的宣纸层层叠加,给水墨这种传统平面艺术增加立体维度。在“室内”(Air)这件作品,观者感觉就像看到中有铆钉的工业建筑钢条镇住了一层层向两边扩散的宣纸波浪。

Breath 喘气, 2014 墨和宣纸 8x8x2 in.  否画廊

“喘气” (Breath)看起来很像病变的肺的内部结构。它似乎吸收和过滤了超过自己承受范围的废物,就像大都市闷长炎热夏日后的空调过滤板。在这件作品里,黑色就像工厂释放的有毒的化学物质和人类器官的互动产物。在左上角和右手边一小块白色的“肺叶”提醒了我们,它在受到工业污染之前原本的颜色。名字“喘气”也暗示了一种消极或无助的感觉。“肺”被迫在可怕的环境中运作,因为生命离不开呼吸。我们只能暗自十指交叉祈祷即使在这种显而易见的恶劣影响下,呼吸系统的有效部分还能继续运作——这样,我们就能继续生产和购买各种工业制品了。

Breeze 微风,2014 墨和宣纸 33x48 in. 否画廊

另一方面来说,“微风”(Breeze)看起来更惬意。作品中下方有一把蒲扇的刻印,旁边有大量留白空间。这让人想起小时候的夏日午后,坐在后院里感受微微凉风。可是扇子刻印被粘在一张灰色的纸上。看起来就像昔日的好时光被囚禁在模糊的记忆中。“微风”和“喘气”并置一起,形成了一组阴阳鱼般的对比。虽然阴和阳的符号应该代表着一种完整的此消彼长,此长彼消的运动。但这组作品更多地传达出有害的剥夺和无奈的接受。

 

林延:镇纸,2014年2月28日-2014年3月21日,否画廊,Dean街535号,507室,纽约布鲁克林区

 

*原文(英语)刊于Artefuse.com,点击此处查看

Daniel Gauss

artgallerystuff.blogspot.com

 

独立艺术评论博客创办人,同时为 ArteFuse撰稿, 他和他的艺术帽子穿梭于各大纽约画廊,

专挑发人深省的当代艺术做深层次解剖。

Daniel Gauss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Teacher’s College MA, 

出版书籍: New York City Sucks but You’ll Want to Live here Anyway(amazon.com有售)

 

 

 

 

 

Jackie Zhu(朱慧琳)

www.jackiezhuart.com

 

自由插画人,毕业于FIT插画系。

喜欢画现代都市风景,又对传统国画情有独钟。试图在现代和古代中找到平衡点。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