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帕雷诺

任意之处,所有之处,在世界之外。

 

 

 

 

撰稿: 林锐

 

 

在巴黎十六区,有一个建筑,自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是巴黎现代艺术的展示潮所。此建筑的东翼是现在名噪世界的当代艺术馆:东京宫(Palais de Tokyo)。如果说蓬皮杜中心的对照物是纽约的MoMA,那东京宫则是巴黎的PS1。东京宫的展览空间约有两万两千多平方米,今年的“跨年”(从2013展到2014)艺术家-菲利普·帕雷诺(Philippe Parreno)是东京宫历史上第一位被邀请把整个两万两千平方米拿在自己一个人手心里玩耍的人。

 

 

 

 

 

 

 

 

 

 

 

 

 

 

 

 

 

 

帕雷诺是一位现在在巴黎生活和工作的艺术家。曾就读于法国公立美院和巴黎东京宫高等实用艺术学院。他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活跃于艺术圈,受到各方批评家的高度评价。善于在各种媒介中穿梭(有人学这学那,却片叶不沾身,有人是通才杂家),他涉及和使用的媒介包括影像,声音,装置,绘画,文字和表演,也是因为这样的千手佛背景,帕雷诺喜欢把“展览”作为一个大玩具/媒介,从而有别于传统定义上作为单个作品展示的集合。这样的思维方式让他有了更好的对空间/观察方式和路线的控制力,这种控制力甚至我觉得他和他的展览-“任意之处,所有之处,在世界之外 (Anywhere, Anywhere, Out of the world)”有一种“在青天白日下的空间之中可以直接幽默”的洒脱,和爽快的贱。

 

 

 

 

 

 

 

 

 

 

 

 

 

 

 

 

 

 

东京宫的空间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巨大的可视空间,宽阔的楼梯,老旧裸露的水泥柱子,全场水泥自流平的地面,以及诡异的行走路线(是相当的诡异。楼梯四通八达,还有隐藏在一大面镜子墙背后的/和在顶部的餐厅-Monsieur Bleu,和在地下的电音dance floor-club Yoyo。)帕雷诺充分的利用了东京宫的内部建筑结构,将整个展览经历做为重点去刻画,从入口处的接待台开始,一个巨大的白色led灯箱把接待小美女们变成了一个个窈窕的黑色阔型,和白色的光对视一下之后你有很多条路可以走,我选了不按照顺序但径直的路。直面一个约有6米高的屏幕(是屏幕还是投影现在有些记不清楚了..)上面是孩子和孩子(Watching you baby…& He never forgets his audience),包围着我们纯粹是声音 —— 空荡荡的空间里浓厚的极简噪音。

 

巴黎东京宫  © Florent Michel / 11h45

巴黎东京宫   © Florent Michel / 11h45

菲利普·帕雷诺展览 <任意之处,所有之处,在世界之外>     Courtesy Galerie Esther Schipper

东京宫内部环境  © Florent Michel / 11h45

菲利普·帕雷诺展览 <任意之处,所有之处,在世界之外>    © Palais de Tokyo

菲利普·帕雷诺展览 <任意之处,所有之处,在世界之外>    © Palais de Tokyo

被朋友拖醉鬼一样拖到屏幕后面,看到像希腊剧场似的灰色楼梯上,有一个商场里自动弹奏的三角钢琴。它会冷不丁的开始演奏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的《彼得鲁什卡》(1911),然后撒你一头狗血…那个…撒你一头灰色的纸屑。

菲利普·帕雷诺展览中无人演奏的钢琴    © Palais de Tokyo   

头发之间带着发如雪(纽约灰色的雪),走进下一个黑色的房间,这个房间很可爱,四周钢琴声(另一个无人演奏的钢琴,同一首歌)、笑声(在每一件作品旁边,有几个嵌入墙中的小屏幕-iPad之类的,上面轮番显示出吐槽艺术界,餐桌礼仪,你,我他她它的话)、赞叹声(房间会突然暗淡下来,墙面上的大块彩纸显示出原来隐形的字迹和图像)。一面墙上都是书,书架可能会突然转开,里面冲出来的一个人可能正好撞在你嘴上,书架后面又是一个屋子,一个画展。

菲利普·帕雷诺展览中的书架装置,后面是另一个屋子    © Palais de Tokyo

画展的作品每隔一周换一副,我去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差不多换了个七成,所以有七成是约翰·凯奇(John Cage)的三成默斯·坎宁汉(Merce Cunningham)绘画…动物和动物。隐形小死鬼玩灯开关的大房间里还有一个自动书写器(“Autograph"(2013))和一堆夜灯插头。插头们插在一起,灯暗下来她们就变成了橙色的夜光蘑菇。忽视周围环境干净整洁无性的书写器不急不慢的一边又一边把纸吸起来,传给下一个机械手,它把纸铺好,满是电线黑色的第三只手拿起笔用漂亮的花体写一首一模一样的诗,第四只手把这写完的纸随意丢出去,撒在蘑菇旁。

菲利普·帕雷诺展览 <任意之处,所有之处,在世界之外>    © Palais de Tokyo

货运电梯就在后面,但是它“坏”了,冷冷的光看着欢快玩弄自己的钢琴,几个观众在旁边劈里啪啦的拍照(好像有一种色色的感觉。)顺着大白色LED灯柱闪烁的旋转楼梯下到地下室,是一个与楼上一样大小的长方形空间。十几个由各式灯组合成的装置看似随意的被挂在头上。随着音乐/声音的进行,灯光明暗改变,一场无言的烟火表演正在激烈的进行。想想看如果能有机会拉斯维加斯某赌场里所有的机器突然开始随机启动,停止,自说自话,应该挺有意思的。

菲利普·帕雷诺展览 <任意之处,所有之处,在世界之外>    © Palais de Tokyo

霹雳啪啦的LED声音留在身后,面对一个高度约有7米的黑白两色弧形平面,围绕着一个白色弧形圆盘缓缓又不接触的转动。我穿着宇航服,还是我是那只人猿,我好像是看到了一个黑色的碑矗立在土地上。

菲利普·帕雷诺展览 <任意之处,所有之处,在世界之外>    © Palais de Tokyo

不论我是猿还是人还是原子或是阿童木,我是一个存在,也因为当下在这个人类社会中的存在,我有了(属性和从属或不明)的身份。Annlee和我一样,她有一个存在的身份,她是一个日本漫画角色,存在于这个世界中漫画/三维电影/CGI/手办分支世界里。她用英文讲着她的身份,她有些惊讶,但她明白了她的存在。

菲利普·帕雷诺展览 <任意之处,所有之处,在世界之外>    © Palais de Tokyo

Annlee说完之后,有一个小姑娘走进这个淡蓝色草绿色弧形下陷的礼堂中,她(有几个她吧,小演员估计都是兼职,要换班)…说很多…有些个小女孩会说法语,有些英语,最后她问: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sign and melanchiolia? 这段现场演出是同为金狮奖艺术家提诺·赛格尔(Tino Sehgal)的作品。影像是Parreno常用的媒介之一,他用影像就像画画的用黑色一样,同时又能洗刷掉其他记忆的痕迹(像一切开始之前,小贝和维多利亚清纯的牵着手。)又一个大房间,又一个影像,上半场是玛莉莲梦露,下半场是一个电影场景 (Parreno's version of Marilyn Monroe's Suite at the Waldorf Astoria),影像结束后,众人发现灰色半透明的屏幕后面有银白色的山脉,于是一拥而上,银白色的山脉前勾勒出众人的身影。山脉是盐,还有灰尘。摸不着头脑的观众摇摇头,拉着来约会的对象就走了。下一个耍你耍的更狠,一直盯着银幕,指环王似的背景音乐和摄影,对象是黑色的石头;然后是fish eye lense,滑板少年的视角却是一片树林。人们坐在那儿,等啊等,等着看什么。

菲利普·帕雷诺展览 <任意之处,所有之处,在世界之外>    © Palais de Tokyo

不如去看看有“内容”的?走下没人注意的楼梯,似乎被以往的水泥空间里,一个小房子传出嚣杂的呼喊喝彩咒骂。十七个大荧幕看似随意的挂在黑暗之中,齐达内在比赛(2005年一场马德里对阵比利亚雷亚尔的比赛),每一个屏幕是不同的镜头,跟着他,全景,在比赛(Zidane,a 21st Century Portrait)。

 

 

 

 

 

 

 

 

 

 

 

 

 

 

 

 

菲利普·帕雷诺展览 <任意之处,所有之处,在世界之外>    © Palais de Tokyo

走到最后,可能是一个东京宫洗手间,或者是那个会被忽略掉在落地窗前的自动玻璃门。它会开,但是不感应,我喜欢自动门,平行的移动,拉开,又复原,极走心。走心这个词可以来概括帕雷诺的展么?可能是我会用的。不论其反射了多少艺术史上的学论或者精神,“Anywhere, Anywhere, Out of the world" 它公开的走进我的心,是不卑不亢扎实的握手。

林锐

深圳人,现居纽约,帕森设计学院艺术系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