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Yohji Yamamoto

 山本耀司演讲会

 

 

 

编译: 吴竞

 

<译者前言>

 

如果是喜欢时装的人,我想应该没人会不知道山本耀司吧。

 

曾几何时,“山本耀司”于我而言是多么遥远的存在。直到前些日子,在学校会场,他从我身边近一米的地方经过走上演讲台。依旧是万年不变的一身黑,外加一顶黑色礼帽。

山本耀司,上世纪70年代起活跃于时尚界的日本服装设计师。是与高田贤三、川久保玲、三宅一生等设计师将亚洲设计带上西方舞台的先驱。以偏爱黑色调、宽松廓型、中性、充满创意的设计为人所知。

 

这次回母校文化服装学院的演讲会,山本耀司除了讲述了自己的一些经历外,还针对快速的社会节奏、快时尚等一系列现象提出了问题和担忧。最后在观众提问环节,被问及服装和文化的关系、对“日本品质”的看法以及各类有关他个人经历和喜好等问题时,山本式风趣、任性地回答也引得现场笑声连连。

 

其实说到山本耀司,不得不提几年前曾传来的他破产的消息。对于当时的自己来说确实震惊,就觉得大师怎么能破产。如果说在看过他的设计之后,你依然不确定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品味问题而不能接受他的设计的话,那么看完此次演讲会的内容,你多少会明白,性格和命运的关联就如同一直所说的那样。这些会选择走极端的人必然有一个会引起以及能承受得起极端情况发生的性格。我想,正是山本耀司先生骨子里那些极端的特性才使得喜欢他的人至今都非常喜欢,不喜欢的人始终不知该从何下手。

 

<山本耀司演讲>

 

大家好。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来到这里参加我的演讲会。

 

我呢是一个会做衣服的手艺人。所谓会做衣服的手艺人,就是将自己想表达的东西不通过语言,而是通过衣服本身来表达。不管经过多少年,我始终会这样表达。本次的演讲会,我想尽可能缩短我演讲的时间,之后大家可以通过提问的方式来交流。从我的经验来看,几乎各种问题我应该都能回答,所以,各位不用客气尽情地向我提问吧。

 

今天已经进入1月最后的一周了,昨天终于把2月28日将要在巴黎办的春夏女装秀衣服的假缝、试装什么的完成了。这个月的话,16日举行了HOMME男装系列的秀,19日举行了和阿迪达斯的合作品牌Y3的秀。阿迪达斯的秀是2点半开始到3点10分结束,然后秀一结束就得坐车去戴高乐机场回东京,我真是一个大忙人啊!

 

那么,我现在也确实处于春夏系列最忙碌的时期,昨天也终于搞清楚28号的秀到底要怎么弄,所以,说实在的,介于我现在心思全在那个上面,确实还真不想在这个会场逗留太久!但是,既然我也爽快地答应了会回来做个演讲,大家有问题我还是会回答的。不过,也请大家配合一下,尽量在简短地时间内表达清楚你们想问的问题。

 

今天在场的好像也来了很多欧美院校的老师。我们日本的设计师为了去巴黎时装周出展,前几天都还要再为秀做各种准备,但由于欧洲和日本的时差,再加上还有夏令时冬令时之分,要让生物钟对上世界各地的时差还真是难啊,有时候弄得身体也非常不舒服。自我在巴黎办的第一场秀起,至今算起来也有32年了。32年啊,和时差的奋战从未停止。有时候在飞往巴黎的飞机上会遇到很多欧洲的记者,被他们问起“你这次会住在哪里?”这样的问题时,我都会回答“我住飞机上!”确实仔细数数去年一年里飞国外也飞了有12趟,,巴黎肯定是其中一站了。嗯,去了4次巴黎吧、2次柏林、2次纽约、4次中国。虽然每次都做好了又要和时差奋战的准备,可依旧敌不过它。想想能够这样的长期持续战斗,还真是多亏母亲大人赐予了我金刚不坏之身啊。

 

那么,之前我也提到了,时尚的工作说白了就是做东西的,就是要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给表现出来。而我们表现者的宿命就是——要持续不能停。想做到所谓的要持续不能停,其关键就在于你必须先知道自己能够连续不断地坚持的动机在哪,为什么能够坚持下去。

 

我的话,小时候是单亲家庭,为了我母亲没有再婚,于是一个人努力工作赚钱抚养我。正是看到母亲如此的辛苦,自幼时起我就决定要为职业女性设计衣服。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女性并没有得到公平的对待,其实现在也差不多女性要从银行借钱还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就是希望能为女性在工作中提供行动方便的服饰。现在回想一下,确实还是因为一些回忆啊细小的东西而一直持续到现在的。对于这个社会里大家所谓的共识,果然从最初起我就是有一种抵抗的情绪在里面。也就是说,我经常会想所谓的社会常识好像也并不都正确吧。比如说,虽然今年服装流行这些个款式,但是无论怎样我都会抱着各种反对意见去看待这个流行。我想,大概就是这个成了我持续不停的力量吧。因此,我斗胆借此机会想说,艺术家的职责就在于用对社会的反抗来贡献社会。

 

所以,从最初进入巴黎市场起,怎么讲,反正就是凭借着持续不停地反抗精神走到现在的。虽然,起初真的遭到很多质疑和反对。某个美国的杂志内页在我设计的系列和COMME DES GARCONS的系列下面写着「さようなら」(再见)什么的,真的是遭受了各种打击。而担心和关心我的人也就那么一小部分。即使这样,我想不管来自哪里,重要的是先开个店好好在那生活下去。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在巴黎成立了工作室。一直带着刚才所说的反抗精神,于是有了现在的规模。保持良好心态10年间,我也确实开始渐渐被人们所接受。过了10年后,当初反对我的人都接受了我。这对我来讲是最棒的时期。

 

好吧,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反正就把那些反对你的人都改变了吧!比如,180度改变一下你们店里至今为止接受过的订单啊,对抗一下过去的自己啊什么的。像这样没事试着各种唱反调,你们觉得怎么样呢?如果这次提案不能通过,那就下一次再来过。服装设计的行业就是这么残酷,不得不每半年出一次新提案。真是太残酷了,这世界。想做的不立刻执行,稍微休息一段时间,你之前的想法恐怕就不行了,所以根本无法休息。还有重要的就是,绝对不要被流行所驱使,就以你喜欢的东西为契机行动。服装设计这个行业换言之就是一个永不停歇的世界。要清楚自己是谁,和与你一同存在的事物一起,光是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跨越的,要借以与人交往之事来成就自我。

回到我事业上的话题,真是万万没想到最近阻止了我前行的竟然是快时尚这个东西。全世界都在快时尚!特别是日本,快时尚同快餐一同袭来,还有我们这的便利店,都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比如以前,还有肉铺、鱼铺、蔬果店之分的,现在呢,住在城里的都不去这些地方了,直接走进一个超市,品种齐全样样都有,确实方便不少。便利店也是,所谓便利就是真的只要跨出家门没几步附近就有个便利店了。其实这一切的一切我都觉得是非常不好的事情。整个日本都一样啦,一样的衣服,一样的便利店……再举个例子,我在巴黎的时候,打个电话修暖气,对方说好的立刻就来,结果这个立刻也大概就是2、3天后了。虽然听着没那么便利了,但是我确实意识到人在生活中偶尔试着忍耐一下还是很重要的。像日本这样,全部便利店,各种便利便利便利,不停地服务至上,完全就被惯坏了。现在的日本人一个个都变得懒得思考、毫无个性可言。

 

要说被所谓的方便惯坏,电脑肯定是其中之一了。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当年的嬉皮士真是不一样,只要打开网络,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了,全世界都能看到。也多亏这些个便捷,我们才能通过一个个映像来了解这个世界。

 

那么,所谓的“创造的核心”,我刚才说了,就是“做”。关于创造的核心的问题,我对于现在年轻人在没有实际看过接触过某样东西,而只是单纯通过网络上的映像资源就直接做东西这样的现象抱有很大的质疑。这是很危险的!彷佛通过电脑看过后,自己就真的明白了似的。要去实地看,看的时候,仔细看、认真看。“看”这件事究竟有多重要,我一定要借此机会强调一些貌似很自以为是的话。为了推进“看”的力量,不管是年轻人还是各位老师,都要把培养这个看的能力作为基础。特别是那些没实地考察过,只是看了网络上的映像就觉得看过了的人。

 

那接下来就是自由提问环节了。有问题的观众,请。

 

问:在服装设计中,地域文化到底对它有怎样的影响,文化究竟有多重要?

答:所谓文化,它和做东西这事之间的关系,这是我经常会被问到的问题。不好意思啊,我就是日本人,因为我身上流着日本的血,所以只要我做我喜欢做的东西,日本的文化就很自然地被服装表现了。明明都是我无意而为之的,即使这样外国人看到了依然觉得是日本风。不管日本啊还是世界哪里,都一样,这些都是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是我自己脑袋里的意识。

因此,不管你是哪国人刻意去寻找发现自国文化什么的,根本没有这个必要,文化都在你体内的血里流淌着呢,全是自然地流露。

 

问:为什么您这么喜欢用黑色,对您而言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答:哈哈,这个已经是好几千几万个人来问过我的问题了。所以我这个月16号的男装系列才全部出了彩色的,就是为了向你们证明我也是会用颜色的!只是很多时候确实有偏爱用黑色来表达的倾向。要说这是为什么,主要问题不在于颜色,而是我做衣服时专注的点在于服装裁剪的线条、衣服本身的摆动等,对于这些细节我有很浓厚的兴趣,而很多情况下颜色真的很碍手碍脚,所以就索性用黑白灰色调,像黑白老电影一样的感觉。

 

问:我们日本人有传统的服装和服,在做日本式的设计的时候,山本耀司先生是不是觉得好好地学习一下这些传统文化很有必要呢?

答:你和我虽然年龄什么的不同,不过机能还是一样的。我反正是从未学过做和服。在做用了和服布料的秀的时候,我反倒觉得正因为是日本人所以用和服的东西在做会感觉很不好意思。关键是不要做土特产般的设计,而是要用更国际化的眼光去设计。我曾经在巴黎有使用过和服元素,当时确实觉得很有趣。为什么这么说,女性和服的面料宽规定是37厘米,在“37厘米”这样一个既定的条件下,在衣服设计上做创意,真的是很有趣的实验。除此之外,有趣的还有日本传统的印染技术——友禅染,用这个传统的印染方法结合现代的时尚,真是又刺激又好玩。所以,没学过和服的制作没什么,相反的,刚才说了,都是自然流露!没关系的!

 

问:“日本品质”应该是已被世界认可了的吧。可实际中当被外界说起日本品质时,到底有怎样的优势,又有哪些东西是可以被借鉴的呢?如果可以,我想听听山本耀司先生的观点。

答:日本的全部的文化,包括产业技术在内,都是通过丝绸之路从欧洲、中国、朝鲜半岛最后传到日本列岛的。不管是文化还是技术日本都是最终一站,要是日本人还因此自恋起来的话那真是危险了。到达这最后的一站后,日本人通过自己的巧手将传来的技术进行了洗练改良。DNA、进化论这些说起来有点复杂,举个例子,樱桃的种子到了旧金山就成了布林,黄瓜在巴黎和日本也不同,到了日本就变小了,被洗练了。这些都是经过日本这片土壤的孕育而带来的变化。那回到日本品质,像刚才说的,说白了日本是“做东西”的最终一站。在这个理解之上,所谓的Made in Japan(日本制造)到底好在哪里,这确实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我觉得恰恰就是因为这些技术几经波折传到日本后被洗练改良了。但是,今后会有一个问题,日本制造确实被得到了认可,可是有品质的东西也意味着价格的上升。就拿服装产业来说,先产棉花,再将棉制成线,然后用线纺成布,最后用布来生产服装。在日本泡沫经济时期,不仅仅是日本还有其他海外国家,都把生产地点放到了中国,日本的这些相关产业几乎都消失了。再想说点有关联的事情,是比较早的了,还是我年轻的时候,冲绳从美国殖民地回归日本的领土后,当时的日本首相佐藤荣作与美方签署了密约。这对当时的日本纤维产业也产生了很大影响,个别地方的产业几乎是全军覆没。现在所剩的真的大概就那一个两个的小厂了。真是非常抱歉,但是我还是很想说,日本的纤维产业,你们快做点什么行不!像新加坡那边,纤维产业对新人设计师的支援,还有韩国也有资金上的资助,但是在日本,年轻的设计师们完全得不到这方面的支持。在这样的国家里,新人设计师是很难生存的。也许可以归咎于时代的不好,至少我们当时的那一代年轻人所做的衣服被接受被拿来卖是家常便饭。而现在根本没可能!在日本愿意将新人设计师的服装放在店里卖的几乎没有!现在是连培育新人设计师的土壤都没有,光是在学校哪够,跨一步进入社会进行产业化、商业化之类的机会都根本不存在。我现在遇到日本的年轻设计师们都会告诉他们,必须让自己走出去看看世界,现在的时代光是在日本不够了,要推广到全世界去。其实也不光是日本,全世界都一样,像刚才提到的中国等一些地方设计师们也是。

 

问:想谈谈山本耀司先生学生时代的话题,您当时的学业对于现在的工作生活有什么样的应用吗?

答:学生时代,我还是文化的学生的时候,很讨厌踩缝纫机,我向来都是让别人帮我做作业的。还有,最最讨厌的就是锁扣眼!做那个压力太大,也都是交给同班同学做了。当时几乎都是翘课翘掉了。那么,最热衷的事情大概就是服装企业主办的各种服装比赛了吧,只要交出服装画,三等奖之内都有奖金拿,这可是个好东西。于是我就致力于不停地画各种服装画。学生时代就是比赛比赛。

 

问:您最喜欢的服装设计师是谁?为什么?

答:曾经喜欢的有两位。其中一位更像是竞争对手,是COMME DES GARCONS的川久保玲,还有一位年轻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虽然已经去世了。现在的话,没有。

 

问:作为一个艺术家,山本耀司先生您是否有哪些人生信条,或者您能告诉我们在您低落的时候会用什么样的话来鼓励自己,说给自己听?

答:很低落的时候,我会想死,会想干脆自杀算了吧,自杀是最方便直接的办法。但是想到这样做,那些一直支持我的人怎么办,那些拼命为我工作的人怎么办。活着至关重要的还是要为某人或某些人带来幸福才行。美国研究者统计的结果,全世界的人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都应为了某人而工作,这个观点已得到了科学的认证。当我看到这个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用“为某人做某事”的方式来成就自己的人生。我也终于意识到让全世界的女性穿上我的衣服正是我所谓的幸福。

 

问:作为服装设计师,什么事最能让您感到快乐?

答:比如,当一个打板师将我所设计的东西打出版接着让模特穿上,此时设计的答案被显现出来的效果比我预期的还棒时,我真心觉得这就是服装带我的礼物啊!想到这些真的是我最大的幸福了。所以,服装设计师的工作绝对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

 

问:您好,我是文化服装的学生,将来想到山本耀司先生的品牌工作,请问怎样的人才符合你们的条件呢?

答:外表占90%,丑的我们不要!这话可能会有点歧义,我是想说内心丑陋所以外在才会丑。总之,我们要好看的。

 

问:我也是来自文化的学生,请问对您来说有觉得很酷的男性或女性吗?如果有给您带来影响的人,也请告诉我们。

答:回答问题前我想说,很遗憾,对我来说很酷的男性或女性完全不存在。

像之前提到的现在成了一个快速的社会,要做的正是不要什么都弄得这么方便,不要模仿别人,反正这个社会不管是可爱的漂亮的还是很酷的都不见了已经。对于时尚,要持怀疑的态度,要一直对流行的现象提出质疑。引用刚才说的,就是不要被流行所驱使。对于觉得一定要和某些类型的人一样或属于某个团体后才能安心的人来说绝对不可能会有型。拿出勇气变成自己想成为的样子,成就自己风格的人才算得上很酷很有型。

 

问:至今为止您工作中最大的失败是什么,最后是如何跨越它的?

答:我的失败有很多。有过虽然办了时装秀但是在展示会上一件也卖不出去的时候,也就是说我自己坚信不疑的作品竟然完全不能打动客户,我想表达的东西完全没有让观众感到共鸣,在那一瞬失败感油然而生,嗯,确实。

 

问:您觉得20年后、30年后时尚会变成什么样子?

答:爱怎样怎样!

 

Yohji Yamamoto's photo from HYPEBEAST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