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协奏曲

一个在中国当代景观下关于图像、表现和表演的观察性论述,主要拍摄于2010和2011年薄熙来红色运动时期的重庆,这场运动后来作为1989年之后中国最大的政治丑闻而终止。今天,隐藏在资本主义外壳之下的共产主义集权依然残留,不论在经济还是意识形态方面。

 

自述

1989年至今,中国经历了经济繁荣和社会去政治化的二十年。以利益和发展为驱动看似已经成为社会生活的主导。然而,泛资本化被融入到共产主义集权的方方面面,意识到这点仍然至关重要。不仅在于经济层面,在意识形态层面,毛时代的影响从未真正消失。他们将自己隐藏在资本主义的面具之下。这部影片以虚构一个人关于他旅华期间见闻的信件为形式,以一个无口音倾向的女人声音陈述。影片着重于图像,图像在广义上讲是社会的众多表象。我相信看似最平凡的表象可能会提供给我们一道微光,帮助我们重新审视后天安门时代中国双重结构的基础。

 

 

王 博

中国协奏曲

 

王 博

www.bo-wang.net

 

1982年生于重庆,现居纽约布鲁克林。创作媒介集中于摄影、录相和电影。

他同时也是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research fellow。
2004获得清华大学数学物理方向理学学士,2007获得清华大学理论物理方向理学硕士,

2011起就读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 纯艺术硕士, 摄影录相与相关媒体方向
 

 

 

 

 

《中国协奏曲》预告片   中国大陆地区用户需翻墙观看

 

对话王博

 

无论:

为什么会特别对影像这个类别感兴趣?

 

王博:

我对观看感兴趣,而影像要解决的最基本问题就是观看。

 

无论:

是一个什么契机开始拍摄这部《中国协奏曲》的?大概用了多长时间?

 

王博:

2010年夏天当我在重庆看到正在进行的红歌运动时,决定就那个大环境拍摄一部片子。拍摄主要是2010年夏天和2011年年初,写作和剪辑、后期制作时间比较长,一直到2012年。

 

无论:

为什么会对政治题材感兴趣?

 

王博:

不知道你说的政治是具体指什么范畴,但是在中国只要或多或少与现实有关的东西都会和政治联系起来。

 

无论:

你由图像来观察社会,观察最重要的原则是中立和冷静,你是怎么去平衡的?你自己的意识形态和立场会不会左右这种观察?

 

王博:

所有观察都是主观的。其次对于影像,拍什么东西不拍什么东西,如何剪辑如何叙事这些都是选择的结果。比如在有争议的话题中,并不是简单的站在中间就是客观。对于所谓观察者来说,我觉得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为什么这么想是很重要的。

 

无论:

薄倒台后重庆的社会生活有何变化?

 

王博:

很多啊,比如户外广告牌都拆了,本地电视台也不播广告了,每年花很多钱搞活动。这些报道都很多。倒台后很多事情恢复了,薄的痕迹也被象征性的抹掉了。比如两会后宣布解除薄职务的当天广告就在重庆台重新出现了。

 

无论:

《中国协奏曲》有在国内放映过吗?还是只在国外放映和发行呢?关于这部作品所涉及的题材和作品本身,有没有接收到让你影响深刻的反馈和评价?

 

王博:

在国内只在几个少数场合放过,包括北京独立影展和广东时代国际单位艺术中心。国外电影节和机构放映多一些,包括MoMA和CPH:DOX。片子目前由Icarus Films负责北美的发行。反馈和评价有很多,不少都是围绕如何看中国的现实的。

 

无论:

关于艺术的意义,有人说艺术应该去改变或者影响社会,有人说艺术的意义就是没有意义,从你的角度出发,你怎么看你作品的意义?

 

王博:

我觉得我目前做的电影更多的还是机构内的放映,结果是一些交流和思想上的交换。我自己没法说到底有什么意义。

 

无论:

你在清华读物理已经读到了硕士,为什么会想要来美国学艺术?

 

王博:

影响也许是体现思维方式的某些方面吧。之前在清华时就有转行作艺术的想法,07年来美国时先在马里兰大学念气象的PhD,不过发现对做的研究兴趣不大。之前申请过SVA也被录取过,所以08年就来纽约了。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