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止,自画像不停

 

1986年出生的宫煜伟是个不安现状的人,2008年从西安美院动画专业毕业以后做了几年游戏设计,厌恶了游戏行业里习惯性的抄袭现象,他对这种工作的评价是“非常没劲”,之后就辞职去了旧金山艺术大学深造雕塑。

 

自画像是宫煜伟的一种习惯,正如他所说“生命不止,自画像不停”。在这些形式各异的画面里描绘了不同状态的同一个人——他自己,各种自己。对象和自我通过画面合二为一了,画出的即是自己也是世界。

 

编辑:林海

无论:感觉你是个疯狂画自画像的人,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有没有算过迄今为止总共画了多少幅自画像了?

 

宫煜伟:画自画像没有特别的打算,一开始就是特别简单的想画人,又不能抓来模特,就对着镜子自个画。这种习惯从学画画就开始了吧,一开始就是纯练习技术,弄的跟考试一样,要画两三个小时呢,后面就纯玩票了,就没事了涂涂抹抹跟自己玩一下,累积起来也不是很夸张,一两百张吧。

 

无论:你的自画像好像有很多种风格和媒介,是代表了你不同时期的作画形式吗?

 

宫煜伟:画得时候真没考虑那么多,现在看起来似乎有了明显的,不同时期的形式感,我觉得更准确的说是代表了不同时期的处境吧,肯定跟生活和心境有关系,反正一直都很丧,没有几张看起来乐呵的表情。

 

无论:热衷于画自画像是不是可以等同于自恋?或者,简单来说自画像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宫煜伟:等同于自恋?肯定是吧,细数来,哪个艺术家的自画像不是野心勃勃,不可一世,就是一脸惆怅,凝重而纠结,似乎就是太在乎自己了,觉得自己是耶和华一样,世界和时间在画自画像的时候都是老子的,唯心到不可一世,特别可爱。对我来说就是由一开始练习,变为一种习惯性的,跟自己交流的形式,画完以后盯着地上的画看半天,然后傻乐,“我靠,这就是我啊!”

 

无论:大学毕业以后你一直从事和游戏、动画相关的工作,感觉如何?

 

宫煜伟:非常没劲,我甚至在去游戏公司工作之前就想过自己肯定不适合这个行业,并且在毕业前就有了出国的打算,整个游戏行业都有一种理直气壮的抄袭习惯,甜腻的让我抓狂,好在一开始就由原画转成了3D,每天疯狂的用像素点贴图的机理,最后觉得即使进步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对网络游戏的兴趣相当有限,以后肯定不会在这个行当里面讨饭,所以就心满意足的辞职了。

 

无论:什么原因让你想要去美国深造?为什么会选择雕塑专业?

 

宫煜伟:去美国的原因有很多种,也不太在乎能不能学到什么,就觉得年轻嘛,就得离家出走啊,到处瞎混啊,不然以后就懒得折腾了。我是申请动画专业出来的,来了以后发现这边的动画也还是要把本科的那些再过一遍,我真是烦死被老师指挥来指挥去了,然后就想不如选一个完全不了解的专业玩玩吧,于是就没犹豫,随机选了完全陌生的雕塑专业。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s17.jpg
s17.jpg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1/16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自画像系列,宫煜伟

1/8
Big Sausages系列,宫煜伟
Big Sausages系列,宫煜伟

Big Sausages系列,宫煜伟
Big Sausages系列,宫煜伟

Big Sausages系列,宫煜伟
Big Sausages系列,宫煜伟

Big Sausages系列,宫煜伟
Big Sausages系列,宫煜伟

1/4

无论:你的组画“Big Sausages”是比较近期的画作吗?肠子一样扭曲蠕动的意向会让人联想到油腻、腐败、排泄等等,你在创作时的初衷是什么呢?

 

宫煜伟:大香肠系列是近年的画作,实话说画之前没有什么初衷,就是边画边找感觉,后来发现这种拧巴的画风还挺好玩的,似乎永远也画不完,有一种自虐的乐趣,过程特别有意思,像个手艺人织毛衣一样,慢慢的,一针针的戳出来,完了以后就默默的收起来,放在卧室里太stressful了。

 

无论:你是不是个特别愤世嫉俗的人啊?

 

宫煜伟:没吧,至少表面上不是。

 

无论: “Dirty World”这个系列是什么时候的作品?

 

宫煜伟:这系列是我出国前,2011年左右的作品,好多是给《我爱摇滚乐》画的,那会国内总是负面新闻不断,我还生活在西安,一个特别混乱的城市,就想把那些脏事搅拌在一起端上来做一锅大烩菜。

 

无论:你作品呈现出一种漫画感,这和你之前的专业是否有关系?

 

宫煜伟:我觉得跟专业关系不大,因为本科学的动画专业也没教你怎么画漫画,可能都是童年中毒太深吧。

 

无论:“Dirty World” 这个系列里面有做成音乐海报的几幅画,是为荔芙创作的吧?简单谈谈当时和那个厂牌合作的事儿吧。‍

 

宫煜伟:就是觉得挺好玩的,因为我中学的时候也一直画很多摇滚题材的画,并且也有家人是专业的摇滚乐手,一直有个心愿想为这个爱好贡献点什么,就特别用心的画了“冰火两重天”系列,好像反响还不错,反正那会也特别燥,反正都末日了,人特么都疯了,赶紧做吧,赶紧爱吧,赶紧毁了自己,怎么狠怎么来吧。

 

无论:对你来说,绘画和音乐有什么共性? 你平时喜欢听什么类型的音乐?给我们推荐几首歌吧。

 

宫煜伟:我最早发现音乐和绘画有共性是在磁带的封面上,那年我上3年级吧,在路边买了一盘《野人的士高》,当时的封面吓到我了,完全不同于流行歌手的含情脉脉,我反复摩挲端详着封面,一个很享受被高压电劈死的二逼,双手紧握高压电缆的两端,头发和眼睛都是可以放电的,虽然很丑,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想反复看,这种想象力和视觉刺激深深的影响到了我,我当时反复在想,这他么的什么人才能画成这样........若干年后我才知道,那盘《野人的士高》封面是盗版的英国老牌金属乐队铁娘子,画风霹雳的要命,从此这种潜移默化的视觉经验就让小学三年级的我觉得特别吵的音乐就应该配上这种霹雳爆炸的画风。我听的太杂了,什么乱七八糟都有,并且还保留了收购CD的习惯,有时甚至会因为一张碟的封面太喜欢而买来听,但是反而,画画时特别燥的音乐听得不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画画听得最多的原声是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那种犯傻的感觉特别可爱,有时听到高潮,还能脑补电影画面乐出来,对于我的主题dirty world 和 Big Sausages 我只想推荐 The cramps 和Misfits这两只怪逼乐队,边听边看会很爽!

 

 

Dirty World系列,宫煜伟
Dirty World系列,宫煜伟

Dirty World系列,宫煜伟
Dirty World系列,宫煜伟

Dirty World系列,宫煜伟
Dirty World系列,宫煜伟

Dirty World系列,宫煜伟
Dirty World系列,宫煜伟

1/10

《野人的士高》专辑封面

 

 

无论:对了,你现在生活的城市,旧金山,给你的感觉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宫煜伟:哈哈,挺好的,面朝大海也不能春暖花开。

 

无论:平时喜欢去哪儿玩?

 

宫煜伟:去跳蚤市场买玩具和书,这几乎是我所有的娱乐了。

 

无论:还会一直继续画自画像吗?

 

宫煜伟:会啊,生命不止,自画像不停。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