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秋季五个艺术展回顾

 

《地球和月球的轴上运动》(Spostamenti della Terra e della Luna su un Asse),2003,钢管、霓虹灯、铁钳、黏土、玻璃、石材

撰稿/朱晓闻

 

十月中旬的伦敦,艺术来客纷纷聚焦一年一度的弗里兹艺博会盛况,而在展会之外,肩挎印有弗里兹大写字母布包的人们忙碌地穿梭于各大画廊全力以赴的展览之间。“弗里兹周”中你或许可以看到全年伦敦最好的画廊展览,而好消息是,这些展在为期五天的艺博会之后,并不会马上下架。下面为你盘点金秋伦敦最精彩纷呈的五大画廊展览。

 

1.佩斯画廊 (Pace Gallery):马里奥·梅尔茨(Mario Merz)个人回顾展

2014年9月26日至11月8日

作为意大利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马里奥·梅尔茨是二战后“贫困艺术”(Arte Povera Movement) 运动的领航人。这个学过医、参加过反纳粹组织而被投入狱、在牢房里开始其创作生涯的艺术家,在50-60年代欧洲艺术普遍追捧抽象表现主义的潮流下,反其道而行之,在简朴的日常生活环境和自然中选取创作材料,通过解读重建其物理特征、功能特性以及和空间的关系,既保留材料本身的特征,又建构出不同层面的形象和情感。梅尔茨是层次丰富而又不拘一格的,他线条粗放的绘画作品释放出一股难以抗拒的热流,而其混合媒介的装置作品又透露着一种近乎冷酷的辩证。艺术家自己曾说:“我从材料的结构原型中获取情感源泉以消解材料本身。而当我得到物体以后,我会试图用双手变着法的摆弄它,直到我感觉在生理上和它的结构合二为一了。实际上我的创作就是重新拥有‘物体’,这种拥有不是对它们一厢情愿的解读,而是既尊重它们的独立性,又使其重获新生。” 梅尔茨的这一创作理念在被策展人HaraldSzeeman称为梅尔茨的“内在必要性”。在此次囊括艺术家从60年代到2003年跨度达半个世纪的回顾展中,爱斯基摩人的冰屋、桌子、霓虹灯、雨衣、灌木、树叶,这些纷杂的结构和材料都得到一一呈现。

《服装不成就僧侣》(L'abito non fa il Monaco),1983, 丙烯、水彩、炭笔、木料、雨衣、帆布

《地球和月球的轴上运动》(Spostamenti della Terra e della Luna su un Asse),2003,钢管、霓虹灯、铁钳、黏土、玻璃、石材

 

这次回顾展的中心作品是梅尔茨于2003年创作的《地球和月球的轴上运动》(Spostamentidella Terra e della Luna su un Asse),这个装置由三个独立的穹顶结构组成,也是艺术家生前创作的最后一个冰屋装置。梅尔茨从1968年开始用一系列混合材料制作冰屋,而此次展出的装置运用了诸多工业材料,诸如钢管、霓虹灯、铁钳、黏土、玻璃和石头。梅尔茨的冰屋是他最为著名的系列,通过独立的结构展现材料本身的能量,虽然这些装置看上去弱不经风。

马里奥·梅尔茨个人回顾展是近二十年来艺术家在英国的首个大型画廊展览。该展览位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内的佩斯画廊,将持续到11月上旬。

 

2. 托马斯·迪恩画廊 (Thomas Dane Gallery):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个展“灰烬”(Ashes)

2014年10月14日至11月15日

《1966/1984》2003,铁桌,玻璃台面,霓虹灯,常春藤

 

英国大导演史蒂夫·麦奎因在2013年凭借《为奴十二年》囊括了奥斯卡小金人,不过他在过去二十年来所创作的影像装置作品也在艺术界很占有一席之地。这次托马斯·迪恩画廊精心打造了麦奎因的个展“灰烬”,展出作品分布在画廊相隔不到百米的两个独立展厅,主作是名为《灰烬》的影像装置,另一个雕塑作品《破碎的柱子》(BrokenColumn)则是作为《灰烬》同一主题的附属作品。

《灰烬》截图,8毫米胶片电影转高清录像

 

《灰烬》,8毫米胶片电影转高清录像

 

《破碎的柱子》,津巴布韦黑色花岗岩,木材,有机玻璃

 

《灰烬》是一部单镜头的短片,由拍摄过《黑暗中的舞者》、《公路之王》、《德州巴黎》等文艺佳作的著名荷兰摄影师罗比·穆勒掌镜。该短片源自麦奎因于2001年的一次加勒比之行,当时他在拍摄另一部影片,但是邂逅了一个很有趣的人物“灰烬”。麦奎因被其独特的气质所吸引,让穆勒跟随“灰烬”拍摄了一段他坐在小艇上,漂泊于加勒比海中闲适自在的状态。麦奎因没有想过要把这段影片作为作品公开,但是8年以后,他偶然得知“灰烬”被人谋杀,命丧黄泉,于是重返西印度群岛,采访了“灰烬”的朋友,把他们对这个年轻人的陈述附加在影片中,成为了《灰烬》这部作品。人生的短暂和不测与画中人青春无限好的身姿以及无忧无虑的表情形成了鲜明对比。该影片的首映在东京路易威登的艺术空间Escape,在伦敦展映之后将成为麦奎因在纽约个展的主要作品。

 

如果你期待看到一部发人深省或者带有强烈冲击力的作品,《灰烬》显得极简又直白。但是把它放在麦奎因一贯的极简主义视觉艺术风格之中,这部短片显得富有诗意而又清新自然。有的展览我们看艺术品,有的展览我们看艺术家,正如托马斯·迪恩画廊的展览介绍中所罗列的麦奎因惊艳世人的成就那样,有哪个艺术爱好者愿意错过这位影像大师的新作呢?

 

3. 蛇形画廊(Serpentine Sackler Gallery): 塞里斯·怀恩·埃文斯(Cerith Wyn Evans)个展

2014年9月17日至11月9日

 

塞里斯·怀恩·埃文斯个展现场© 2014 READS

 

视觉盛宴?听觉盛宴?冥想盛宴?这些单独列出似乎都不足以形容来自威尔士、长居伦敦的艺术家塞里斯·怀恩·埃文斯在蛇形画廊的最新个展。这座最初建于19世纪的军械库建筑在怀恩·埃文斯趣味横生又空灵辽远的多媒体装置之间彰显出后现代的浪漫主义——尽管艺术家最最近一次TimeOut的访谈中表示,既不认同他的作品是浪漫的,也不认为他本人是浪漫的。

 

塞里斯·怀恩·埃文斯的父亲是一位颇为得意的业余摄影师,或许是受父亲的影响,他本人从70年代开始拍摄电影和录像,制作了一系列实验影像作品。而自90年代起,他对语言和空间感受的强调成为其创作的主要特征,同时,怀恩·埃文斯对展览空间的历史和语境特别关注,经常能够设计出与之十分匹配的清晰的创作观念。对他来说,装置作品应该就像一种催化剂:一潭包含了各种可能性的蓄水池,可以揭开话语游戏的秘密。

 

塞里斯·怀恩·埃文斯个展现场© 2014 READS

 

塞里斯·怀恩·埃文斯个展现场© 2014 READS

 

走进怀恩·埃文斯的展览,你或许会被各种形态妍丽的物体所吸引,游览其间(的确容易有一种游览的感觉),有机玻璃制作的风笛装置像大鹏展翼,又像上升的螺旋扶梯,在你经过的时候会有倾诉般的交互的声音效果。霓虹灯管做出的文字摘录以及透明或彩色的水晶吊灯既有浪漫的典故又有神秘的隐射,当然如果你因此而认为怀恩·埃文斯是一个美感至上的艺术家,他会告诉你说,他厌恶水晶吊灯,它们不仅难看,还很不实用,但就他的装置作品来说,它们能用。其实他真正感兴趣的是空间的流动性,包括声音、画面的流动性。“你从一个空间走向另一个,这些流动性既是物理的也是情感的。”影响怀恩·埃文斯的艺术家包括约翰·凯奇(John Cage)、法斯宾德、杜尚等。

 

如果你想看到最近伦敦最多人谈论的展览,这会是其中重要的一个。

 

4. 豪斯与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 Gallery):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个展

2014年9月13日至11月1日

 

震惊眼球的来了!性、童话、谎言、糖果、粪便、白雪公主、西部牛仔、迪奥香水、SM、布拉德·皮特来了!当然,其实是老顽童保罗·麦卡锡又来了!最近公众的眼光都集中在他在巴黎竖起的更像是肛门塞的大型雕塑《树》,但豪斯和威尔斯画廊此次展出的几十幅麦卡锡的新作,其实是更为系统有趣的观览对象。

 

生活在洛杉矶的美国艺术家保罗·麦卡锡是当代艺术圈最具争议性又最有爆发力的艺术家之一,他的领域遍及多媒体、雕塑、行为艺术、绘画等等。目前在豪斯与沃斯画廊展出的,是麦卡锡近年在“白雪公主”和与西部牛仔有关的“马车”系列中的新作。这两个系列的创作从80年代就开始了,对艺术家而言,白雪公主和西部牛仔分别代表了美国流行文化对女性和男性的主流影响。而他通过对格林通话原型中“白雪公主”不同层次的挖掘和对西部牛仔调侃式的表现,把流行文化的出口转向了颠覆性的反面。如果你还记得去年麦卡锡在纽约军械库展览中吓坏小朋友、充斥着暴力和堕落的大型装置展“WS”(白雪公主),那么这次的画展可以看作它的一个延伸。

 

保罗·麦卡锡个展现场

 

麦卡锡的系列中,不仅有颠覆传统的叙事,也有对古典绘画构图的借用,他用看似毫无关联的材料构建出一组组极具视觉冲击力和表现力的作品。如果你不介意盯着看割喉吃屎这些画面,会在他的拼贴里找到迪奥和香奈尔的香水广告页、房地产广告、杂志封面的弗里兹艺博会、来源网络的各种色情图片、真的牛仔靴、咖啡桌、红色假发套等等。麦卡锡对于他的主题表达绝对毫无保留,在画廊为其出版的最新画册中,你可以读到有关这些拼贴材料来源含义的解释。

 

相较于那些激发观众想象力的作品来说,保罗·麦卡锡是一个把自己的想象力已然发挥到极致,而且不介意全部扒开给人看的。他的立场在主观和可笑之间极为犀利和辛辣,他的作品恶搞到一定程度反而呈现出一种严肃性,这是一种很多人企图复制,但基本都复制不好的天赋。无论你喜欢与否,这是伦敦金秋不容错过的画展之一。

 

保罗·麦卡锡个展现场

 

5. 豪斯与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 Gallery): 皮埃尔·于热(Pierre Huyghe)个展

2014年9月13日至11月1日

 

SC, 布拉德·皮特,丙烯,拼贴

 

在一墙之隔的另一展厅,豪斯与沃斯展出的是法国艺术家皮埃尔·于热的个展“在边缘深处”(In Border Deep)。这个展览和隔壁麦卡锡的比起来,无论是风格、形式、还是内容,都可以说是毫无关系。皮埃尔·于热的创作一直都很阳春白雪,这位曾获得HUGO BOSS奖的艺术家总是可以在不同媒介中行云流水般地游走,而这次他把新作的主题放在了一个看似极为宏大的,从三千万年前至今的编年史。“在边缘深处”既包括了电影和定点雕塑,也有一系列的水族馆装置。从有实际“体温”的一件1931年石像的复制品,到养殖了莫奈所绘水池里微生物群落的水族馆,再有用砂光机把一堵墙面磨出它最初的颜色,以及用显微摄像机拍摄到的一块琥珀里的生物结构——于热用他一贯冷静的,带有人类学研究方式的角度,把看似联系微弱的物体、情境、形态,放置到一个语境丛生,甚至情感丛生的环境里,让它们彼此间产生对话,尽管这种对话也是十分微弱的。

 

皮埃尔·于热个展现场 © Hauser & Wirth

 

幽暗的展厅里,雕塑和水族馆之间似乎形成一种秘密的共谋,水族馆上方受程序控制的灯管释放出特定时段的光能,依据是莫奈创作水池系列画作的时间段。在这些装置的后面,是一部片长19分钟的影片放映空间。这部近乎超现实的影片取景于震后的日本福岛,一个戴着女孩面具和假发套的猴子,在一个空荡荡的阴暗的饭店里无所适从地存在着。在现实中这只猴子确实曾经被训练为戴着女孩面具出现的饭店服务员,但现在,他漫无目的又充满怨恨地存在于这个荒芜人际的空间里。

 

皮埃尔·于热个展现场 ©Hauser & Wirth

 

如果你计划去看这个展览,建议安排起码半个小时,因为你很有可能会把影片从头看完。

 

《假面》(Human Mask), 2014,电影© Pierre Huyghe皮埃尔·于热个展现场 ©Hauser & Wirth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