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画的就是社会!

 

前几天,我在微博上看到哥们转发了一组名为“妓院系列”的画作,画风浓烈诙谐,作者@tahdeaf 配文说:“我刚才画完了大家期待的‘妓院系列’。请帮我转发,宣传我的作品,找展览的机会!谢谢大家!” 出于好奇心,翻看了@tahdeaf在微博上发出的大部分画作,被他作品的真诚和黑色幽默深深吸引到,随即和他在网上聊了起来。

原来,这位自由画家的名字叫Jakub Jochym,斯洛伐克人,中文名雅戈。他于2013年从捷克的帕拉斯基大学毕业,学的是英文和中文文学。之后来中国,先是到了合肥,现在生活在南京。雅戈作品的关键题材是人和社会、极端的心理状态和社会现象。他创作的目的就是“启发和冲击麻木的参观者,引起强烈的理性和感性反应”。

以下是我们的对话:

 

无论:

我比较好奇,你是因为什么契机从捷克到了合肥,再到南京生活的?

 

雅戈:

我去合肥有一些学习和隐私原因。不过当时我选合肥也是因为我认为我创作还需要酝酿,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不要太早接触所谓的“艺术世界”,收到太多外面的影响。再说我觉得中国的二三线城市充满着灵感和故事,比较原始、乱、不正规。一线城市的灵感和故事被清洁工、教育和规则扫掉了。来南京的原因是因为我最好的中国朋友住在这儿。

 

无论:

你在大学期间的专业是英文和中文,为什么会选择从事艺术创作?在你从小到大的生活中经历过怎样的艺术熏陶或训练呢?

 

雅戈:

我从小接触过九十年代的嘻哈文化。在这个文化当中创作和创意是一个很重要的元素,所以从小画画和做音乐。这些事对我来说非常自然。到二十几岁没有通过涂鸦、音乐或者艺术挣一份钱。

我从开始没有目的性地把艺术当成自己的职业路子,不过最后它选择了我。正好要毕业的时候有人开始了主动联系我,想收藏我的作品,让我做展览。我很开心能通过我最自然的生存方式吃饱肚子。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1/8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1/8

说到训练,我没任何正式艺术训练。我对艺术的了解来自于嘻哈。嘻哈来自于街头,否决任何资产阶级的学术权威。所有的创作人都是自学的。这种文化给人很大的创作自由,不过也有很严格的技术和创意要求。没有任何老师教你怎么用喷漆或者作街头嘻哈音乐。再说我来自于一个小镇。当时开始创作音乐,做涂鸦和画画也没有网络,环境很封闭。人只能自己研究,天天坐在椅子上创作,提高自己的创作水平。

 

无论:

你很喜欢社会命题的表达,又很诙谐,比如前一阵创作的“妓院系列”,怎么想到要创作这样一组作品呢?

 

雅戈:

我最近的作品基本上关于两个题材:人和社会。一定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我对艺术的了解也来自于文学,这是我的大学专业。大多数小说描述和分析人和社会。我开始了从文学角度参观我周围的人和他们的故事。所以我的很多作品很有叙述性。

 

说到妓院系列,画这些作品的灵感也来自于我的日常生活。斯洛伐克是一个很保守的国家,绝大多数斯洛伐克人只能在小说或者美国电影看到妓女。不过在中国我很多中国朋友去嫖娼。我作为一个男人,觉得很有趣。自己不敢去嫖,所以这系列作品也是看着警察扫黄的新闻照片画的。我画着人,我周围的人,不可忍住,必须要画这个独特的现象。

 

无论:

有没有觉得你的画有一点马蒂斯的感觉?我看到有人这么评论。

 

雅戈:

我创作当中有两种表达方式,要不用颜色,要不用比较表现主义,态势绘画。参观者先要明白,油画棒的颜色很少,人很难用它画出来非常接近现实的作品。再说,妓院,或者所谓的按摩店都是充满着颜色、灯、感觉和情绪的地方。所以我选择了用颜色讲人和妓院的故事。有人说马蒂斯,我说蒙克。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1/9

无论:

“痞子系列”和“妓院系列”是一对姊妹篇吧?这个系列的灵感又是什么呢?

 

雅戈:

先要说这两个系列从审美角度很像只是一个巧合,不一定是一对姊妹篇。画妓女的原因和灵感我已经讲了。

 

谈到痞子系列,我像大多数男人对犯罪分子和黑社会非常感兴趣。我的大学毕业论文也关于中国痞子作家,王朔。在很多男人的心目中,痞子是英雄、偶像,代表自由、力量和成功。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标准的中国痞子或者美国的小黑帮,挣不了什么大钱,不一定做得了一个成功的人物。破的老漫画书,破的偶像,非英雄的现实命运。

 

无论:

看起来你比较喜欢用的材料是油画棒?

 

雅戈:

对,我的技术来自于涂鸦,创作方式很快,直接,很表现。油画棒特别符合这些要求。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1/5

无论:

你说过“我画的就是社会”,在发那组黄色的、很多小人的作品的时候。可以解释一下么?

 

雅戈:

这系列黄色密集作品的含义画得特别明显,你不觉得还有什么要解释吗?我也不想说得太多,你看着这些作品多考虑集体主义和大众精神病。

 

无论:

你会在微博上发自己的作品求转发、找展览机会,这是个很有趣的行为,很多创作者都怯于做这样的表达。当然,确实有很多人转发了你的作品,我也是在朋友的转发中看到的。你有在这些微博转发上获得过怎样的机会么?

 

雅戈:

我不发微博,你会和我做这个采访吗?我所有的机会都来自于网络。我已经说了我没接触过艺术世界,开始没有任何人脉。只能靠自己的能力,自己的作品和网络。我的收藏家,想和我合作的艺术家和画廊,我所有认识的艺术家朋友或者涂鸦人都是通过网络平台认识的。人作为一个现代的艺术家,不要想得太狭隘,依赖一些死板主流机构和媒体,自己动手吧!

 

无论:

谈谈你最近在上海爵士节的展出吧。

 

雅戈:

我个人欢迎任何机会展出我的作品。这次在上海也算不上什么正式展览。我只有一个小摊子,一张小桌子,我身边有阿姨卖洗发水,我后边有一个帅哥卖本子和笔记本。这个两天的活动非常有趣,能面对着我的参观者画画,都是很普遍的老百姓。有人笑,有人和我聊天,对我作品最感兴趣的是小孩子,可能因为我和他们画得很像。希望以后有更多机会做类似的独立街头活动。

 

无论:

你提到过你马上就要开始全职创作了吧?近期有什么创作或展览计划让我们期待一下?

 

雅戈:

下个月初我第一次在南京展出我的作品,参加一个群体展览。十月份月中在武汉做个展,很感谢展览的策划人沈乾石和RS Projects一切帮助。冬天在荷兰参加群体在中国创作的外国艺术家的展览。这些是最近期的活动。请关注我的微博@tahdeaf,看最新鲜的作品和消息。

 

编辑/林海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