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的红

 

编辑/访问:何京闻                                                                                                                                                     2015.05.17

 

无论:

在上艺术学院之前,你对艺术的理解是什么?

 

天天:

做艺术好玩!一开始想做艺术是出于表达自我的冲动,我通过艺术对一些常规进行反抗。

上艺术学校对我来说意味着有更多的时间完全投入创作,我喜欢这样的时间。也有机会认识很多同伴和老师,SVA的大家都很有活力!

 

无论:

现在呢?

 

天天:

不能离开艺术!我完全地相信艺术,我相信“下一个作品是更好的”这件事,这种相信支撑着我。做作品对我来说像是一种祈雨仪式,需要奉献纯粹的精神和时间。最近由于开始做展览,我常常思考的是如何为我的作品营造一个空间。我希望我的作品真正与这个空间互动,观众身处这个空间能够完整地感受我的作品。艺术是我重要的交流方式。

 

 

Installation view: Tree 21 7:05, Archival Inkjet Print, 36x147 inches, 2015

Installation view: Between 9 and 0, ☻‿☹

无论:

能具体谈谈关于你在SVA Mentors Exhibition 2015的作品:Between 9 and 0和☻‿☹的创作理念吗?

 

天天:

当我观看一件饱含社会隐喻的艺术作品时,我想吐。有时候我观看电子屏幕,大量的信息快速冲进我的大脑,我想吐。有时候看到某个物件,想起某次经历,我想吐。恶心感一次又一次袭来,热情和好奇一次又一次燃烧;恶心和热烈交错,成为我使用物质世界的体验的一部分。恶心感和热烈一次又一次互相切断,它有一个节奏感,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我的作品一直在追随这样一个节奏。它不只是我自己的节奏。就像我身体的季节变化有一个节奏追随着地球和太阳的互动, 我的感知和体验跟随着我所处的时空信息流动的一种节奏——比如,使用网络信息时注意力被切断的节奏、血液和江河湖海流动的节奏、暗房里水龙头的水慢慢斟满容器又从容器旁的孔流出的节奏、在一个情景中我连续按快门的节奏、一阵沉默后人突然开始“笑”的节奏…等等。

 

“吐”这个状态就好像是从9到0的一种状态,“满”到了一个极限,身体自发地把它清“空”。对于主要使用十进制的人来说,9和0之间具有一种张力,一种跌落的能量和心理上的紧张感,同时清空这种动作非常松弛。紧张和松弛在9和0之间成为一体;同一个行为/物体重复多次,这个行为/物体就愈发抽象;无限的动和无限的静也是一线之隔,眼睛去观看一个旋转的完美的球体,它就是一个圆,发光的一个球划过一台相机的“眼睛”,它看起来像一个长方形,眼睛去观看星空,深处是一片黑暗,光的速度远远超过相机和人捕捉它的速度;当人专注聆听周遭无限多的声音、专注观察无限多的噪点,自我开始消融在这些声响和画面里;当照片的红色照亮人,身体立刻充“满”红色的能量,思绪“空”。

 

无论:

你的影像作品中的声音部分挺有意思的,那么声音对你来说是什么?

 

天天:

我对声音敏感,声音是我日常感知的重要的一部分。我每天听到的无限多的声音,它浸透了人的历史,比照片的历史要长很多。人原始地对这些声音进行反馈,而不是去“阅读”声音的象征、意义、动机,等等。我爱声音的这种特征,我爱即时的情绪表达和反馈。对我而言声音即“present”,当下、出席。

 

当人使用超过1分钟去观看一张照片,人会开始“阅读”这张照片。我不希望我的照片被“阅读”,我希望人们使用知觉去对我的照片进行反应。对我来说, 人拍摄照片按快门的过程,它是一个有着流畅节奏的身体反应,过度“阅读”会破坏这种节奏感。借助声音的帮助,我想办法阻碍人们“阅读”的习惯。

 

除了影像和声音之外,你还会接触別的媒介吗?

会。我选择创作媒介主要是顺其自然,不事先规定媒介和内容。我觉得各种媒介是相通的,不同的媒介能帮助我对我的创作有更好的理解。比如我这次展出的影像作品,我那段时间开始画画和做声音,这个影像作品就是在它们的启发下得到的。近来我对现场表演非常感兴趣,想试试。

 

无论:

听说你最近在做乐队?

 

天天:

对,我的组合叫喂鸡男朋友,我和红色完蛋在一起做。我们的音乐主要是对人声、语句日常声音和日常物件的即兴实验。

我们的音乐大概是这样的:

 

 

Between 9 and 0, Archival Inkjet Prints, 24x36 inches, 8x11 inches, 2015

无论:

有些你拍的照片上印有日期,这些日期对你来说有什么含义?

 

天天:

我对“时间”非常有兴趣,就像我经过水的时候总是盯着水看。冬天我去看大瀑布。瀑布是流动的,由于寒冷,流动的瀑布结冰了。它落在视网膜上,成为迷你的倒立图像。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情景。时间是“动”,就像瀑布,照片是“静”就像瀑布结冰。

 

照片上的日期是我的傻瓜机自动留在图像上的:机器留下的数字标记“自然而然”成为了照片的一部分,作为人的记忆的补充。

 

无论:

你最近拍的照片大部分都是红色的,是为什么呢?

 

天天:

我喜欢红色!红色首先使我联想到身体内部:眼睛里纵横交错的毛细血管,不断跳动的心脏,被血管包裹的肌肉和包裹肌肉的皮肤——对我来说,红色就是“皮肤”,是细胞膜,在这里,内外信息得以交流;是交流的场所。在母亲的体内,我第一次感知到的世界,它是红色的。

 

从小我常常听到一个说法,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这么一来,河与我的血液又建立起联系。江河湖海和血液流动的节奏里带有一种能量。不断跳动的心脏也带有一种能量。我把这样的能量放进我的照片里。红色在我的眼前爆炸,就像兰波所写,“人类的劳作!这正是时时照亮我的深渊的爆炸”。

 

喂鸡男朋友的各种地址:

http://i.xiami.com/jiiijiiijiii

http://soundcloud.com/jiiijiiijiii

http://site.douban.com/jiiijiiijiii

 

无论:

在纽约生活和创作,有什么感觉?

 

天天:

节奏快。纽约是属于“现在”的城市!我也一样!

 

-------------------------------------------

 

闫天天

www.tentenyan.com

出生于1991年,

本科毕业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摄影系。

来自深圳,现工作和居住于纽约。

 

☻‿☹, single-channel video, sound, 2’16, 2015

Installation view: Waterfall 2015, Video Projection in Darkroom, 1’47, 2015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