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鸡墙”(The Penis Wall )是一件由81个可勃起的3D打印阴茎模型组成的互动装置,每个模型有6节,由一个舵机驱动。每个模型还配备有超声距离探测器,可以探测到观者离模型的距离,从而控制阴茎的勃起程度。此外,“鸡鸡墙”(The Penis Wall )可以作为数据可视化的载体,例如可视化股票数据。

鸡鸡墙

 

 





 

 

苏珮琪

www.peiqi.su

 

交互设计师,现居纽约。

2012年本科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新媒体专业,

2014年于纽约大学交互式电讯项目(ITP)获得硕士学位

 

 

 

 

编辑:林海  

2014.05.27

 

“鸡鸡墙”(The Penis Wall )苏珮琪

 

“鸡鸡墙”(The Penis Wall )苏珮琪

 

这件“鸡鸡墙”的设计者苏珮琪是纽约大学交互式电讯项目(ITP)2014届硕士毕业生,苏珮琪本科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新媒体专业,大学时分别在微软(北京)、创新工场,以及星云融创实习。期间开阔了眼界,逐渐对国外的新媒体以及科技企业有了一些了解。后来经同事介绍,了解到了纽约大学ITP项目,被这个充满想象力与创作激情的项目所吸引,于2012年来到纽约大学ITP项目深造。

 

苏珮琪在构思毕业设计时,对阴茎这个古老的交互工具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开始研究阴茎,最终历时三个半月设计制作了这样一件异想天开的作品。

“鸡鸡墙”(The Penis Wall )制作过程

 

3D模型

3D模型

3D打印初步样品

底盒设计

阴茎矩阵设计

阴茎矩阵设计

5-传感器设计.jpg

5-传感器设计.jpg

PCB电路板

装置底板制作

装置效果图

装置效果图

无论对话苏珮琪

 

无论:

这件作品有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意思,为什么会想要做这样一件关于阴茎的设计呢?

 

苏珮琪:

这件作品的创作初衷并不是“吸引眼球”,而是我,作为一名用户体验设计师和交互设计师,对于人机交互的探索。 

 

一直以来,我都在思考什么样的交互是最自然最吸引人的,并致力于将“乐趣”融入交互设计中,希望用户不但能高效完成操作,亦能乐在其中。

 

直到2014年初,我突然意识到,阴茎是最古老的交互工具,或许也是最吸引人的交互工具。于是我决定探索阴茎与交互设计是否有一些相通或相似之处。于是我产生了做交互式阴茎的想法。

 

无论:

“鸡鸡墙”由81个“鸡鸡”组成,为什么是81个?

 

苏珮琪:

我原计划做100个,并且也已经3D打印了100. 但是ITP的CNC(Computer Numerical Control,计算机数控)车床只能加工4x4 feet 的板子,而这么大的板子只能放下81个“鸡鸡”。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做更大的”鸡鸡墙“。

 

无论:

这件作品的创作流程是怎样的?

 

苏珮琪:

从想法产生,到制作完成用时3个半月:

- 想法产生与修正:1周

- 研究“鸡鸡”模型运动的机械结构:2周

- 制作“鸡鸡”的三维模型,3D打印,测试并迭代:3周

- 前期用户测试:3周 (与上一步并行)

- 交给AMS (Advanced Media Studio) 打印100个模型:2周

- 购买元件,制作背板:2周

- 组装:3周

- 调试,制作动画:1周

 

无论:

你在创作过程中涉及到了很多不同领域的技术,遇到过的最大难题是什么?是怎样解决的?

 

苏珮琪:

确实遇到很多难题。例如确定“鸡鸡”模型的机械结构,在拿到“鸡鸡”打印模型前就需要预购其它元件,传感器的选用与调试,规划81个“鸡鸡”的运动、交互已经供电。最令我感到紧张的难题是:时间太短。

 

解决的方法是做好规划与补救方案。例如规划好哪几个步骤可以并行,哪些步骤需要跳过,做几轮迭代,几次用户测试,哪些功能调试到什么程度等。值得欣慰的是整个设计与组装这个由3000余个零件组成的“鸡鸡墙”时,没有发生重大失误。

 

无论:

最终作品完整地呈现出了你的概念么?还会继续延伸么?

 

苏珮琪:

最终作品很好的实现了我的设想,甚至增加了动画模式后,变得超乎我的预料。

今后,概念上可能的延伸方向是:“鸡鸡”与人的更充分的互动。目前的互动比较缓慢单一。另一个方向是“鸡鸡”与音乐的互动。

 

技术上可能的延伸非常多,例如使用更加结实耐磨损的材料制作“鸡鸡”模型,使用更耐久的舵机,改进“鸡鸡”的驱动结构等。

 

无论:

我们之前在ITP工作室里聊天的时候,你曾提到:观众对“鸡鸡墙”提出过各种诠释,甚至大部分都是你不曾想过的。聊聊都有哪些有意思的诠释。

 

苏珮琪:

- 男性的本能

- 女权主义

- 隐射那些由男性主导的领域,如科学界,政治界,军事界。

- 人生。人生如“鸡鸡”一样时起时落,而你永远不知道何时起落。

- 自我,本我与超我。有一个观众发邮件给我,她写道 “A penis is the last thing I wish to see in a piece of art, but maybe in a way it IS what I need to see."(阴茎是我在艺术中最不希望看到的东西,但或许在某种程度上它却是我需要看到的。)

- 金融股票。有人告诉我一个玩笑,说华尔街是“A Street of Dicks”(鸡巴之街)。于是我萌生了用“鸡鸡墙”做股票的数据可视化的想法。展览期间有华尔街股票交易员来参股,他告诉我,看到股票涨,比“鸡鸡”硬起来做爱更爽。

 

无论:

ITP的氛围是一群想法奇异的人在一块儿做着莫名其妙的事儿,一进入ITP的那一层楼就有一种蠢蠢欲动的灵感(我曾在你们工作室里打过乒乓球,旁边是娃娃足球,再旁边就是3D打印机,好奇怪的组合)。你觉得ITP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儿?

 

苏珮琪:

最吸引我的地方:这里为创新提供了激情,为想象力提供了空间。 这里的作品五花八门,有贩卖记忆的自动售货机,有能体现个人数据的衣服,有能给主人发短信的植物,有能将普通地铁图变成3D信息的App,还有致力于收集自己垃圾的实践。

 

无论:

那么ITP这群莫名其妙的人毕业以后大多会去做什么?你自己呢?

 

苏珮琪:

毕业去向非常多元。有很多自己创业,一部分进入大公司做设计师或工程师,一部分投身教育行业,一部分成为新媒体艺术家,一部分进入广告公司做创意策划。

我自己有可能留在ITP做一年Resident(驻留)。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