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an Pi

  Natural Audi


 

 

对话皮诗晗Shihan Pi

 

无论:

你与纺织设计师Yijing (张嫕婧) 合作了这个汽车设计项目“Natural Audi”,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跨界,请谈谈你们的合作。

 

皮诗晗:

事实上,textile design与汽车工业结合得非常紧密。奥迪团队设置这个项目就是希望鼓励不同领域的知识碰撞,挑战未知的设计方法。合作固然有难度,比如很难预见各自视觉化的手法所带来的结果,但是我觉得这有更多机会产生启发。我们没有限制对方的思路,一直保持由放到收的程序。Yijing Zhang(张嫕婧)在我们制作的线模上完成的一个‘textile architecture’非常新颖,通过巧妙运用silk organza带来结构的通透与松动感让所有人为之惊讶。

 

无论:

汽车除了给人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捷之外,也带来了环保的问题,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皮诗晗:

汽车对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主要在于能源的选用和使用效率,我希望通过采用电驱动和轻量化车身来减少能耗。随着当今电动技术的日益发展和普及,汽车对环境的负面影响不断减弱。

 

无论:

我们看到很多概念汽车展、概念汽车设计,从视觉上来说,大都非常的未来感、太空感,这是一种设计潮流么?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皮诗晗:

汽车工业凝结了产品工业最复杂的技术与工艺。自汽车自发明以来,概念汽车的未来感和太空感就常常成为了人对于高技术追求的一个视觉产物,这种方向随着人的愿景发生变化,因此也不会落时。我想产品的属性很大程度导致了其他设计门类对这种方向的追求热情。

 

无论:

RCA的汽车设计是世界最顶级的,很想听你聊一下RCA汽车设计专业的创意教育。

 

皮诗晗 :

RCA汽车设计系非常独特的一点就是鼓励汽车设计师与汽车工业保持一定的距离,避免过于功利化的追随已有的潮流和设计方式,鼓励设计师涉及更广的知识领域,更自由的探索新的方向从而启迪新的设计。这也是一些与之合作的汽车品牌希望看到的。国内的汽车设计教育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汽车工业相对滞后的影响,大部分院校与汽车工业的关系过于疏远,缺乏工业带来的推动力,学生很难通过自己的摸索有所突破,不过一些院校已经有所改观。

 

无论:

对中国本土的汽车设计领域有什么看法?

 

皮诗晗 :

每一个汽车品牌的工业技术越接近,设计所能发挥的威力就越明显。依附于品牌理念而存在汽车设计才是有生命力的设计,而那一系列隐含在品牌后面的执行逻辑才是最具价值的珍宝,理性的消费者只会为传递给自己合适价值观的产品埋单。模仿的低效需要更快的被认识,我们的品牌需要更好的打造者,以独到的理解来开辟新思路,同时他们需要被赋予足够的能量。

 

皮诗晗 Shihan Pi

100vortexes.tumblr.com

 

 

工业设计师,汽车设计师 ,1988年生于湖南, 现就职于Design Storz(Austria)

2013年毕业于Royal College of Art,Vehicle Design

 

 

 

 

一件设计的真实,简洁与独特性是我最看重的特性。这不是对设计的限制而是一种引导:从方法和思路上去创造,而不仅仅是元素。

 

我在RCA完成的这件作品‘Audi Epiphany’是一次值得一提的尝试。项目由RCA和奥迪公司合办,的题目叫“Natural Audi”,意旨非常了然。

我希望从审视汽车与人的关系入手,从产品本身寻找突破口。

汽车作为一件工业化程度极高的工业产品,通常只能是由它最具工业美的一面示人,这固然诚实的。而我的设计方向是通过融合纺织品,软化人对这个汽车的认识,减弱其工业属性,给予人贴身衣物的亲近。另一方面,我期望用同一种方式引入生长的动态觉,同时又不破坏汽车的运动姿态。

我把采集到的一些核心素材(贝壳,开苞的蘑菇,破入水面的水滴)制作成了一个非常简单的video(见附件Inspiration Sequence 01),在这个过程中关键元素被抽象化并整合起来,同时通过它你几乎可以一窥作品的初貌。

 

 

在视觉化的过程中,同在RCA学习的优秀Textile设计师Yijing与我共同探索试验,寻找材料的软硬搭配,冷暖对比的最佳临界点,以最大化概念的直观性和impact。全新视觉语言也是我想要通过设计想要表达的,吸收水面波纹的舒张与收缩的动感,把体量和线条产生的紧张感向驾驶部分汇聚,给驾驶空间营造安全舒适的感觉。

 

这件作品获得了2012年interior motive汽车设计竞赛中best conceptual exterior的奖项。

 

1/3

1/3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