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浪闻莺 是杭州的一个“公园”名。南宋时可是御花园呢。虽然说是公园,但没有明确的界限。胡沁迪 从出生到现在没有居住在别的城市过,每日游荡在杭州。因为学校地理位置的关系,大学的时候开始在西湖边上学。所以就可以经常沿着湖边散步。柳浪闻莺的“大门”就在一个丁字路口,里面的景色尤为喜欢。自然而然的,拍拍照,画画速写,随意走走,在这里度过了一个季节又一个季节~有一天突然觉得有好多“事”都是在这个场所发生的!于是便开始了有意识的整理。这些:在公园里散步,在地下工作室做铜版,在院子里做照片的蓝晒,在床上缝本子。说出来都是独立的动作,但回到时间里,他们都是我的日常生活。​ 

胡沁迪

 

柳浪闻莺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胡沁迪

site.douban.com/203999/

 

一九八九年出生于杭州。

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本科毕业,研究生在读。

 

 

 

 

 

对话胡沁迪

 

无论:

你的故事让我想到莫兰迪,在那个各种革命性思潮风起云涌的时代,莫兰迪并没有参与到任何的流派和风潮,只是画简单的静物,非常地生活化。你的创作也是很具有个人生活情调的创作,和我们接触到的很多年轻艺术家不同,你的创作并没有参与到此时此刻的所谓艺术“潮流”,没有大命题,还有些怀旧。你是怎么看“新”与“旧”的关系,怎么看此时此刻的艺术“潮流”?

 

胡沁迪:

可以说一个题外话吗?我高中在学画画的时候,有一天我老师和我说,你去看看一个人的画,叫莫兰迪。看了之后,就很喜欢。当时我可开心了呢,因为都有一个“迪”字! 当然也知道这是音译啦,这样想真够蠢的。但还是会因为这样莫名其妙的联系而暗自欣喜。
对!我是一个怀旧的人!喜欢我脑海里的八十年代。还总是把一些“垃圾”捡回家,让妈妈很头疼。最近几年好一些了,一是小房间快堆满了,二是我站在存满物品的空间里时,想到,阿,这些就是我二十年来的堆积吗。我没离开过杭州也没有搬过家,所以小时候的东西也都在这个房间里,被回忆包围是有幸福感的,这点我很珍惜。同时也会意识到,人终将不能带走什么,所以可能在一瞬间它们又被放下了。
觉得人最神奇的地方其实是在回想的时候是没有纵向时间感的:一切都像发生在昨天。才昨天发生的事又像隔了好久。 就想用这个来回应如何看待“新”与“旧”。对吧?无论新旧潮流!该发生的就自然是当下的潮流。现在的新媒体等数字艺术非常棒!技术上来说虽然不是我擅长的,但它这么有趣,没有理由拒绝!而且就发生在身边,应用真的无处不在!

 

无论:

你的作品很有诗意,在我们这个没有诗意的时代,它们显得很清新。你喜欢读诗吗? 

 

胡沁迪:

没有诗意的年代,哈哈,别那么伤感呀。
唔,喜欢维庸,济慈,李煜,曼德尔斯塔姆,博尔赫斯,策兰,塞尔努达,Yosa Buson,柴启迪,布考斯基。

 

无论:

为什么很喜欢手工的东西?
 

胡沁迪:

因为摸得到。(闻得到,听得到,看得到)

 

无论:

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艺术家有很强的地缘指向,也很受地缘影响。

你怎么看杭州的艺术氛围?

 

胡沁迪:

有很多艺术类院校嘛,也有一些展览馆,有意思的空间。希望能再丰富、多元化点!多一些才更有机会互相交流嘛。感觉她在良好发展中。
杭州的艺术氛围就像西湖给人的感觉吧。

 

无论:

你在中国美院待了很久了,教育是我们很关注的话题,以你个人经验简单聊聊中国美院造型学院或者版画系的教育吧。

 

胡沁迪:

版画系的老师们我都很喜欢。
个人经验可能就是图书馆真的是好地方。
人文学院的这个平台让我受益良多。可能也和我的爱好趣味有关。中国美术(史)方面的呀,外国美术(史)方面的,还有视觉文化研究,文化理论批判,社会政治方向等。人文主义情怀真不错。
觉得好的教育是让人学会掌握自我教育。

 

相机,凤凰205  
这只小旁轴相机是我出生的时候,爸爸为了拍我而买的呢。小时候的照片都是它拍的!大一的时候把它找了出来,就由我来继续按快门,用它来和我一起看世界!

 

在柳浪闻莺画的速写

 

彩色胶卷与黑白胶卷

 

版画

 

黑白木刻-1                                                                                             黑白木刻-2

 

 

黑白木刻-3

 

 

2013  铜版蚀刻  飞尘-1                                                            2013  铜版蚀刻  飞尘-2

 

布书

“布书”是一本用传统蓝晒技法做的摄影集,其实也不能说是摄影,哈哈。我把我之前在柳浪闻莺拍的照片晒在薄薄的雁皮纸上。一直以来就偏爱轻薄带点透明的材质呀。暑假真是个做蓝晒的好时节。和太阳一起作息,阳光稳定,无风。晒照片用玻璃压着倒没事,但是晒实物的话,还可以根据太阳的高度角留下不同时段的影子呢。用天平秤好药粉,每天在我暗暗的小房间里涂感光液,然后穿梭到院子里去晒它们。冲洗,晾干。有时候喝多了的茶水还可以通过浸泡让蓝色变成稳重的褐色调。 晒了一叠图片了,总要把它们装订起来吧,于是就觉得把它们都缝在布上就不错。保留了布买来时的毛边。秋天了,在睡前躺进被子里缝它们,之前不小心破了角的纸也可以很好的缝在胚布上。只要不是在穿线的时候找不到针,其他一切都挺好。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