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北影小保安聊聊电影谈谈梦

编辑:桑尼赛德

北京电影学院的保安贾贵斌火了。这是个小人物的励志故事:来自陕西渭南的贾贵斌在浙江卫视《我看你有戏》中的表现备受瞩目,他展现出了自己对电影的执着和热爱,并当着冯小刚、成龙、李冰冰、张国立四位评委怒斥“中国电影市场成什么样子了”。

 

节目播出之后,贾贵斌的短片作品《壹梦》在网络上吸引了数十万次的点击,他的故事也得到了各大媒体的关注。援引浙江卫视网的报道:“日前,央视新闻对贾贵斌进行采访,他在镜头前再次阐述对梦想的执着追求。小人物也有大梦想,在《我看你有戏》的舞台上涌现了一批以贾贵斌为代表的追梦小人物。他们所展示的不仅仅是个人的梦想,更是对中国梦的最佳阐释。”看来,“中国梦”在电视选秀节目中得到了“最佳阐释”,节目也因为庶民的“胜利”而获得了升华。安迪·沃霍尔在1968年的一次展览上做出过这样的预测:“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做15分钟的名人。”沃霍尔所说的“未来”就是现在——大众传媒正在造就这样的梦,小人物火了,小人物们的梦汇集成了民族国家的梦,梦成为了时代的主题。

 

贾贵斌短片《壹梦》的题目来自两个成语——“黄粱一梦”和“南柯一梦”,他表示《壹梦》并不是他的初衷,23岁的贾贵斌想在一两年之后拍出一部能上院线的、并且引起全民轰动的影片。我们电话采访了贾贵斌,跟这位北影的保安聊了聊电影,谈了谈梦……

 

【对话贾贵斌】

 

无论:为什么这么喜欢电影?

 

贾贵斌:我小时候,在麦场上幕布电影的时候,放的是霸王别姬… …我小时候电视没有普及,也没有电脑,大家的娱乐方式就是看幕布电影,流动的幕布电影,不知道你小时候有没有印象。然后我们村里面的人为了庆祝丰收,就在金秋时节,我和我的玩伴们,还有我的乡亲们就躺在麦场上,金碧辉煌的麦场上,当时看着村里面放的流动的幕布电影,我记得特别清楚是霸王别姬,戏里面的人物还有那种情节就把我吸引住了,我记得张国荣饰演的程蝶衣对京剧那种不疯魔不成活的态度,而且整个影片跌宕起伏,我觉得电影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通过镜头呈现给你的事物特别神奇,从那以后我对电影痴迷上了,我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利用节假日去网吧包一个通宵看电影。

 

无论:那个《我看你有戏》里面你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你在回答冯小刚问题的时候说着说着突然间就说道:“你看咱们当下的中国电影市场成什么样子了”,当时你说你不好意思讲了,那咱现在能不能聊聊,你觉得中国电影市场到底成什么样了?

 

贾贵斌:中国电影市场缺少情怀。情怀对于电影就像义气对于江湖,一个江湖没有了道义没有了义气成什么样子了?当下的中国电影就是充斥着严重的商业气息,你没发现吗?好多能够上院线的电影打出来的噱头就是哪个女明星的脸蛋长得好看,哪个男明星的腿长,你觉得这有意思吗?就是为了赚取观众们口袋里仅仅的那几十块钱换取他们的高票房。他们就会仅仅以市场来出,没有内涵知道吧?我希望我将来拍出来的东西能够带给世人更多心灵上的震撼和反思,而不是拍出来了仅仅是画面上的酷炫屌炸天,但是就不肯深层次地坐下来想想,我觉得这没有意义。你知道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咱们中国电影发展的黄金年代,那个时候条件也不好,没有像现在二十一世纪科技这么发达,经济这么发达,各种航拍各种仪器啊,当时没有那么多条件,但是能拍出像霸王别姬这样的片子。搞艺术一定要纯粹,你别占着那么多资源去拍什么……哎呀,什么片子我都不好意思……像什么《爸爸去哪儿》没有情节,什么综艺大电影也能上院线,人家韩国是《爸爸去哪儿》的原创版权,人家都没有搬到大屏幕上,人家是对电影的尊重。咱国内这些人我觉得是脑子被炮轰了,还拍电影……哎……他们就是对电影的一种亵渎你知道吧?你觉得《爸爸去哪儿》有情节吗?还有后来什么“跑男”,我都没看,我连一眼我都没看,我都不忍心看,你别拍成电影,我真的都想……

 

无论:哈哈什么《小时代》啊什么,好像拍了好几部,具体几部我也忘了。

 

贾贵斌:有意思吗?你觉得这有意思吗?我真是服了,这是对电影的亵渎。就是我爱电影,我爱它我才去说他,我就不希望别人玷污他一丝一毫,就是你特别喜欢一样东西,你就真的不愿意别人去玷污它……

 

无论:你在上了电视节目以后就火了嘛,现在各种各样的标签就自动贴过来了,什么北影保安的电影梦啊什么小人物的中国梦啊。你在央视的采访里也提到了“中国梦”,我不知道这个“中国梦”是记者让你说的还是你自己说的?

 

贾贵斌:我说的。我为什么在央视采访的时候提到了“中国梦”,因为当时习大大提到中国梦的时候我估计你和我一样,都不知道“中国梦”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中国梦”仅仅是一个口号吗?我觉得不是,“中国梦”它是一个特别具象的东西,就像一个圆规,只要我们心怀梦想,坚持走下去就会画出一个圆满的圆,就像我在央视采访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每个人不管什么身份,不管处在什么行业,他都可以拥有他自己的“中国梦”,他是非常具象的。

 

无论:从“中国梦”再聊聊你的短片《壹梦》啊,你做这个短片花了多长时间?

 

贾贵斌:花了两个月。

 

无论:你有个小的团队是吧?

 

贾贵斌:我拍这个东西就是和我们学校的摄影系进修班的学生一起合作的,还有我的保安同事。

 

无论:拍摄过程当中你觉得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贾贵斌:我第一次相对专业当一个导演,也没用轻车熟路,前期准备有点手忙脚乱,我建议自己以后还是应该把分镜头呀画得更加具体,而且拍的时候真的是困难重重,我们条件也不好,也没有资金,真的是特别困难……反正不管怎么着已经拍出来了,已经很不容易了,有这个成果也是给大家一个交代。

 

无论:你拍完以后自己觉得满意吗?

 

贾贵斌:还是挺满意的。把我的想法已经完全表达出来了。

 

无论:我也看了一下网上的评价啊,有人觉得很好很励志,你有没有听过什么负面评价?

 

贾贵斌:其实我当初拍这个《壹梦》有局限性,《壹梦》不是我最初想表达的片子,我在舞台上说我的梦想是将来能拍一部上院线并且能引起全民轰动的影片,《壹梦》没有达到那个水准,上周有一个老板说要给我投一千万然后我拒绝了,不是我不想接受这一千万的投资,是因为我现在没有这个能力去接受这一千万的投资,我当下最需要的是去系统的学习一下电影知识,一年之后,我学成以后他不给我投我都会主动要求,我希望我将来能够拍一部达到院线水准的影片。《壹梦》不是我想要的初衷,是因为条件限制,你知道我们拍《壹梦》有多么困难吗?你可以看我的朋友圈,我隔一段时间就发一个说说,前一段我拍《壹梦》的那个说说,非常困难。为了拍这个《壹梦》还专门回陕西了,从北京陕西,反正已经拍出来了我就非常满意了。他就像我的孩子,尽管他伤痕累累,但是他毕竟已经出来了,已经分娩出来了,就是别人可以说他,可以骂他,但不要去打他。可以给我提一些意见,但不要去打他。他就出来了,已经公诸于世了,他就是我自己的孩子,他不管怎么着,他就是我自己身上的肉,我知道他哪里不好哪里好,我都知道,因为我是创造他的。我现在应该静下心来学习,然后厚积才能薄发,希望我自己在一两年之后拍出一部能上院线的、并且全民轰动的影片。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