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振瀚:不可能中的可能

 

 





 

 

郝振瀚

www.haozhenhan.com

 

本科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2013年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产品设计专业获得硕士学位。作品曾在Christie’s Gallery(佳士得艺廊)和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展出。

 

 

 

 

郝振瀚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产品设计专业。他的硕士毕业作品以“IMITATION(模仿)”命名,并没有单纯地从审美角度出发进行创作,而是着眼于当下中国社会盛行的模仿文化,以另类的方式探讨了这一“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系统。这是一部带有温度的作品,创新思维的背后,沉淀了浓重的人文关怀。

 

作品自述

“模仿“意在揭示中国模仿文化在新的社会背景下的政治、经济以及社会涵义。借由“中介”的身份,作者通过参与式的调研,与景德镇以及大芬村的手工艺人共同呈现出中国模仿文化的不同面向。整个项目是通过“买卖关系”完成的,在对这些手工艺人进行深入了解之后我根据每个人的经历和技能为他们设计了特殊的‘订单’,完成这些订单的过程中,制作者潜意识的把他们自己的创造力放到作品中,也同时也把他们的故事和生活也一同加到了作品里面。最后我又将中国式的模仿文化和教育系统带回到英国,通过一系列的徒手画圆课程介绍给大家。 徒手绘制一个完美的圆是看似荒谬、无法完成的事, 但是通过模仿和重复的训练徒手画圆变成了可能,这代表着千千万万的中国工厂工人和手工艺人每天都在做的事——让不可能变成可能。

 

 

 

 

 

 

 

 

 

 

 

 

 

 

 

 

 

 

 

 

 

 

 

 

 

 

 

 

 

 

 

 

 

 

 

 

 

 

 

 

 

 

 

 

 

 

 

 

 

 

 

 

 

 

 

对话郝振瀚

 

无论:

本科和研究生都读的是产品设计专业,两个学校在课程和教育理念上有什么样的差别吗?带给你什么样的影响?

 

郝振瀚

我在本科阶段学到的是一套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这样的方法是以“人本设计”为核心的。从用户的分析到概念生成再到最终产品的实现,每一步都带有消费主义的影子。但是在研究生阶段我所理解的设计并不是以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展开的,有很多所谓的“问题”其实不是问题,也没有办法被解决。在这两年里我渐渐地越来越不关心如何定义“设计”,我所关心的是如何通过最贴切的方法和媒介表达我的想法,而不是我所在院系的方法或者是我熟悉的媒介。同时我所关注的话题也从如何通过设计更好用的桌子、椅子、小产品转移到了社会和人文话题。

 

无论:

Imitation(模仿)这个作品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产品设计,为什么想到用这样一个新的形式去把产品与社会联系在一起?

 

郝振瀚

Imitation(模仿)这个作品最后的形式并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研和试验之后自然而然出现的结果。这样的结果是我在特定的时间和资源下能做出的相对真诚和完整的表达。在这个作品里我更像是一个策展人,我创造了一种以模仿为题的情景,让那些每天都在复制和生产的工人们加入到这个情境里面,每个人的经历是不同的但是他们都有共同的关于模仿的记忆。 最后这个作品变成了一部丰富的“合唱”,而不是我自己的单口相声。

 

无论:

当你把作品带回到英国并教授他们模仿的技能时,他们是怎么看中国这种模仿文化的?

 

郝振瀚

每个人的反应都不太一样,但是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联想到了自己国家的教育方法。因为模仿不是中国特有的,所有的国家甚至是动物都通过模仿来学习,只是程度不同,再加上文化语境不一样,最后造成了非常大的文化差异,有点像蝴蝶效应。

 

无论:

你给这些工人和手艺人的特殊订单为他们提供了一定的创作空间,他们在获得这种自由时有什么样的反应?他们喜欢自己创作出来的作品吗?

 

郝振瀚

大部分的人觉得很奇怪,有一部分人甚至拒绝接受订单,一是觉得没有具体的尺寸没有办法做,怕做错,二是在做了十几甚至是二十几年的工作中从来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做过任何东西,觉得自己发挥太难了。但是通过沟通和引导,他们最终尝试并完成了订单。 有一些人觉得做的不够好,不是很满意,也有一些人对自己的作品非常满意。

 

无论:

你看到这些工人和手艺人的时候有什么感觉、感情?

 

郝振瀚

这些人都不是任意选择的,每个人对我来说都是非常质朴、踏实的。在给任何人订单之前我都会先去尝试了解这个人,了解他的经验和故事,最后再根据他的故事和能力设计特殊的订单。因为这样的做事方法让我对他们每个人都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所以我的情感是非常复杂的。 我看到了他们的单纯和质朴,也看到了手工艺生产在日益膨胀的市场竞争下的窘境和良好教育环境的缺失。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词汇来概括这样的一种复杂的情绪。

 

无论:

毕业后的时间里在做什么呢?

 

郝振瀚

毕业之后的五个月里我和我的合作伙伴做了一个名为: “Sandwich street: a tasty performance”的作品。之后的时间里我还在计划和制作其他的作品,现在还处在调研和计划阶段。

 

无论:

未来有什么计划吗?

 

郝振瀚

我对这个世界太好奇了,有太多的事情想知道,有太多有趣的人想去了解,所以想解释更多的人,尝试做不同的工作来丰富我的经历,与此同时我还会不停地做新的作品。听起来非常不具体,但是这是我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IMITATION(模仿),景德镇,中国江西。 © 郝振瀚

 

编辑:华嘉  

2014.04.09

 

IMITATION(模仿)  © 郝振瀚

 

IMITATION(模仿),景德镇,中国江西。 © 郝振瀚

 

IMITATION(模仿),大芬村,中国深圳。 © 郝振瀚

 

IMITATION(模仿),大芬村,中国深圳。 © 郝振瀚

 

IMITATION(模仿)—— “徒手画圆”课程,英国。 © 郝振瀚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