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维的朦胧性

点,线,面,然后是空间

 

 

一张宣纸,一席长裙和一秆竹条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某种程度上的纤维材料。他们由极细微的个体纤维聚集叠加组成。所谓的纤维复合材料,就是在此基础之上,利用类似合成树脂,橡胶等等作为基体,让材料更好的整合在一起。纤维复合材料具有纤维材料的性质,在宏观上形成连续的物体。但通过特定的编织和交错方式,又能于连续物体内部,在外观和功能上表现出多重性质。

撰稿 / 图片:赖尊恒、汪雋

2014.05.09

 

小到电子用品,大到飞机外壳,业界已经在各种尺度上开始使用纤维复合材料。可惜现有的做法只是把纤维复合材料当作金属以及其他传统材料更薄更轻更坚固的替代品。这样的设计过程往往是将材料“填充“到预先形成的抽象形体中,忽略了材料的特性。在指导老师Achim Menges的引导下,我们在这个设计项目中希望能够能够充分挖掘纤维复合材料在空间上的表现力,寻找空间设计的新语言,同时回归到材料的本质,去聆听他们从哪里来,又想被塑造成怎样的形状。

 

纤维复合材料的组成形式,与抽象空间表现中,由点,成线,到面,再围合成空间的经典形式如出一辙,只是这里进行表现的元素不是笔墨,而是一条条个体纤维。我们在最开始的半三维研究模型中便发现,这种”抽象”的表现形式,本质上带有一种不确定的“朦胧”感:空间在同一时间即是展开又是闭合的,即是间断又是连续的。这些空间具有多重性质,不可简单定义,正是我们在寻找的,纤维复合材料的本质。

我们以骨架,纤维,和设计空间为三个互相支持的体系,以此来规划我们的设计过程。我们通过试验不同骨架来寻找有潜力的纤维编织方式,利用这些编织方式的堆叠来塑造空间,再反向推导,找到骨架和目标空间之间的对应关系,从而形成一个,能有针对性地进行表现的,语言体系。

在给予材料更多表现自由的主题上,我们也做了以下尝试:

1. 我们制作了一系列的二维,半三维和三维研究模型,一步步的从最基本的平面编织方式,前进到不同编织方式的组合,最后找到了一系列有潜力的空间曲面

2. 我们给单元骨架之间赋予了灵活的连接方式,骨架与骨架之间在轴向上有超过90度的旋转空间,在横向上又有一定的滑动自由。最后编织形成的曲面,是纤维和骨架彼此角力形成的空间平衡,减少了即成骨架对纤维表现力的限制。

回顾设计过程,我们相信此项目在多个角度上回应了我们在寻找的,纤维的“朦胧”性:

1. 通过不同编织方式的有效组合,我们在一张连续的曲面上表达出不同的结构和空间性质:这里面有边界的自我闭合,纤维密度从结构区到非结构区的渐变等等。同一连续曲面因此得到了不同的定义,彼此之间界限模糊,”模棱两可“, “似是而非”。

2. 通过给予纤维更大的表现自由,尤其是提供骨架的灵活性,即成骨架下的空间可能性被扩展了。这是一个个在过程中慢慢探索的平衡,起点与终点之间不再一一对应。

3. 通过对纤维独特性质自下而上的探索,我们暂时绕开了现有的建筑语言体系,从点,成线,到面,重新对空间进行理解。如此得到的空间,具有一定的混浊性,在意义上含糊不清,我们希望这样的特质能够让观察者绕过现有语言体系中的”陈词滥调“,用心体会一些原始的空间魅力。

赖尊恒

 

现就读于哈佛大学设计研究院攻读建筑硕士,哈佛大学Dean's Merit奖学金获得者,

2010年毕业于Alfred Taubman College of Architecture + Urban Planning, 密歇根大学,建筑专业。

曾在Neri&Hu,3XN_GXN,NAGA Architects,ZGF等事务所有过从业经验。

 

 

 

 

汪雋

 

现就读于哈佛大学设计研究院,攻读建筑硕士,曾做学生策展人。

2011年毕业于University of Virginia School of Architecture建筑专业。

曾在UNStudio, OMA, Gensler等事务所有过从业经验。

 

 

 

 

订阅无论微信公共平台

微信号wulunwhatever